文学屋 > 外国文学 > 《暮光之城2:新月》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尾声

第二十五章:尾声

    几乎一切都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那些善良的吸血鬼们也一如往常——比我预想的快。医院热烈欢迎卡莱尔的归来,毫不掩饰他们的欣喜——埃斯梅并不太喜欢洛杉矶的生活。多亏我不在的时候误掉的微积分考试,ALICE和ED比我以前更期盼毕业了。突然之间,大学成了重点(大学仍是B计划,以防万一ED动摇了我毕业后由CARLISLE转变的想法)。我已经度过了许多个最后期限,但是ED每天都有一大堆的申请表格让我填。他已经投递了哈佛大学,因此由于我的拖延,我们可能明年都要以在半岛社区学院而告终的事没有让他烦恼。

    CHARLIE对我并不满意,也不愿和ED说话。但至少ED被允许——在我的探访时间内——再次出现在房子里了。在那之外就不行了。

    学校和工作是唯一的例外,教室里那些沉闷呆笨的黄色墙壁在过去不可思议的吸引着我。这和曾经坐在我身边的那个人有很大关系。

    从年初开始,我就幻想着ED还和以前一样继续他的日程安排,出现在我大多数的课堂上。从去年秋天开始,我就这么做了。自从CULLENS搬到了洛杉矶,当然是假的了,我身边的座位就一直空着。即使是见缝插针的MIKE也和我保持了一定距离。随着ED的归来,过去的那八个月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几乎是。但也不绝对。一则我受到了软禁;(不太明白)另一则,在秋天之前,我还不是JHACOBBLACK最好的朋友。因此,当然了,我至少没有错过他。

    我多数在晚上打那些电话,就在ED被赶走之后——迅速的在酒店被严厉而又愉快的CHARLIE赶走——赶在CHARLIE睡觉之后ED从窗户溜回来之前。我挑好时间打那些无用的电话是因为我注意到每次我提到JACOB时,ED总会很敏感,有点不情愿,并且总是小心翼翼的……或许甚至时生气了。我猜他和狼人之间都有成见,尽管他不是JACOB所想的“鲜血猎食者”。

    因此,我基本上不提JACOB.

    有ED陪伴的时候,我很难想起不开心的事——即使我曾经最好的朋友此刻正因为我而闷闷不乐。当我确实想起JAKE时,我经常为我对他的遗忘感到内疚。

    童话故事重现了。王子归来,咒语被解除了。我不太清楚我能为过去的留念做些什么而犹豫不决。在那之后他的快乐从何寻起呢?

    几周过去了,JACOB还是不回我电话。我越来越担心他了。就像是我身后滴答作响的水龙头,我既关不了,也不是无视他。嘀嗒,嘀嗒,JACOB,JACOB,JACOB.

    因此,尽管我不怎么提JACOB,但有时我却按捺不住沸腾了的失望和焦虑。

    “这是不礼貌的!”一个星期六的下午,ED打断了我的工作,我大声的朝他发泄。乱发脾气显然要比内疚容易的多。“实在是太无礼了!”

    我的花样层出不穷,期待着一个不一样的反应。这次我在JAKE工作时找他,得到的又是一个为难的BILLY.

    “BILLY说他不想和我说话”我气坏了,凶狠狠的盯着雨渗下车窗。

    “他就在那儿,只要走三步就能拿起电话!平常BILLY只会说他不在或是在忙或是睡觉或是别的什么。我是说,不是我不知道他在对我说谎,但至少这还算是个礼貌的处理方式。我猜连BILLY现在都讨厌我了。这不公平!”

    “不是你,BELLA”ED安静的说道。

    “没有人讨厌你”

    “你试试”我嘟囔着,双手环在胸前。这是个顽固的姿势。现在那儿没有洞——我几乎要忘记空洞洞的感觉了。

    “那太蠢了。他知道你不……喜欢其他吸血鬼”

    “还是有个好理由来保持距离”

    我茫然的望着挡风玻璃外,只能看见JACOB的脸,躲在我厌恶的那张仇恨的面具内。

    “bella,我们自己决定命运”ED平静的说着。“我可以控制自己,但是我确定他可以。他还年轻。这很可能转变成一场战争,而我不知道我是否能阻止它,在我还没伤——”他顿了顿,接着快速的继续“在我还没伤害他之前。你会不开心的。我不想看到那发生。”

    我想起了JAVOB在厨房说过的话,我能听见那些字母在他沙哑的喉咙里久久的回荡着。我不确定我有一幅好脾气去处理那个……你可能不会喜欢我杀掉了你的朋友。但是他能够处理,那次……

    “EDWARDCULLEN”我低声说道。“你会考虑说‘杀掉他’吗?你会吗?”

    他的视线离开了我,望向雨中。在我们面前,我没注意到的红灯变绿了。他再次发动了车子,行驶的很缓慢。不是他平常的行驶方式。

    “我会试着……非常努力……不去那么做”他最后还是说了。

    我的嘴微张着盯着他,但是他一直直视着前方。我们在路边停了下来。

    猛然之间,我想起来当ROMEO回来时巴黎发生了什么。舞台上的指示一目了然:他们开战了。巴黎沦陷。

    但是那很荒谬。不可能的。

    “好”我深深地吸一气,摇了摇头,想把这些事情从脑中驱散,“那样的事情永远不会发生,所以没有理由去担心这个。你知道查理现在在盯着闹钟看时间吧。你最好快点把我送回家,免得惹上更多的麻烦。”

    我抬头望向他,淡淡地笑了一下。

    每一次我看到他的脸,那张完美到不可思议的脸庞,我的心都会更加剧烈的跳动(直译:我的心脏在我的胸膛里猛烈的健康的跳动,我撞墙ing,英文怎么这么繁琐,心跳加速就加速贝,)。这一次比平常的速度还要快一点,我很欣赏他平静如塑像般的脸上的表情。

    “你已经有大麻烦了,贝拉。”他嘴唇一动不动地低声说道。

    我靠过去,抓住他的手臂,我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我不知道我期望看到什么,没准维多利亚正站在路中央,她火红的头发在风中飞舞。或者是一排黑色的长斗篷,……或者一群愤怒的狼人。但是我什么都没看到。

    “什么?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深吸一口气“查理……”

    “我爸爸?”我尖叫道。

    这个时候他低头望向我,他的表情很平静,这使我稍微安心一点。

    “查理……很可能不会杀了你,但是他正在考虑要不要这么做。”他告诉我。他重新发动车子向我家开去,但是他顺着街道开过了我家的房子,然后停在了树林边处。

    “我做了什么?”我气喘吁吁的说。

    爱德华看向查理的房子。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然后注意到了挨着巡逻车停在车道边上的东西,发亮,亮红,很引人注意,让人无法忽视。我的摩托车,正停在车道上招摇。爱德华说查理准备杀了我,所以他肯定知道这辆摩托车是我的,而出卖我的人只能有一个。

    “不~~”我愤怒地叫道,“为什么?为什么雅各布要这样对我?”这种被背叛的打击刺痛了我的全身。我心里是如此的信任雅各布,信任到把每一个秘密都告诉他。他就好像是我安全的避风港,是一个我可以一直依赖人。当然,虽然现在的情况改变了,但我并不认为我们感情奠定的基础变了,我不觉得这基础是可以改变的。

    我到底做了什么要受到这处罚呢?查理将会变得很疯狂,更糟糕的是,他还会受到伤害,为我感到担心。难道现在他需要处理的事情还不够多吗?我真无法相信杰克怎么可以如此的卑鄙,低劣。我的眼中含着泪水,但这不是伤心的泪水。我被背叛了,这突如其来的愤怒,使我头上青筋暴起,好像要炸掉了一般。

    来晚了

    “他还在那儿吗?”我不满的发出嘶嘶声。

    “恩,他在那儿等着我们”,ED朝那条把森林边界一分为二的蜿蜒小路点了点头。

    我跳出了车,扑向树林,双手紧握成拳准备来个致命一击。

    为什么ED总是比我快这么多呢?

    他在我成功之前拦住了我的腰。

    “让我走!我要杀了他!叛徒!”我对着树林的那一边大吼。

    “CHARLIE会听见的“ED警告我。“一旦让他逮住了你,他很有可能会把门用砖给封了的”

    我本能的回头瞄了一眼房子,貌似我只能看见光亮的红色脚踏车。我看见了红色。我的头又胀了起来。

    就让我和JACOB斗一次,之后CHARLIE我会处理的”我无力的挣扎着。

    “JACOBBLACK想见我。所以他还在那儿。”

    这停止了我的愤怒——没有我的战争。我的手一下子软了下来。他们开战,巴黎沦陷。

    我陷入一种暴怒中,但不是那样的暴怒。

    “谈话?”我问道。

    “差不多吧”

    “还有呢?”我的声音颤抖着。

    ED拿掉了遮在我脸上的头发。“别打新,他不是来和我开战的。他扮演着……那个群体里发言人的角色。”

    “哦”

    ED又看了一眼房子,紧紧搂着我的腰把我拖进了树林,“我们得快一点儿。CHARLIE越来越不耐烦了”

    我们不用走的很远,JACOB就在路那头不几步的地方等着。他倚在一棵长满青苔的大树上,僵硬的脸上写满愤怒,我就知道是这样。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ED.JACOB拉长嘴,生硬的嗤笑了一声,耸了耸肩站直了身子。他光着脚,向前倾着身体,握紧的拳头微微颤抖着。他比上一次我们见面时更强壮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几乎不可能的是,他仍然在生长。如果他们站在一起,JACOB会比ED高一些的。

    我们一看到他,ED就不再前进了,在我们和JACOB之间留下很宽一段距离。ED转过来,把我挡在身后。我歪着身子盯着JACOB——用我的眼神指责他。

    我本以为看见他那让人讨厌的,愤世嫉俗的表情只会让我更生气。事实上,这反而让我想起上一次见他时他脸上的泪水。在我盯着JACOB时,我的愤怒被减弱着,犹豫着。

    “BELLA”JACOB盯着ED,向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

    “为什么?”我小声嘟囔着,尽力想隐藏我嗓子里结了块的声音。“你怎么能这么对我,JACOB?”

    嗤笑不见了,但他的脸仍然很僵硬。“这是最好的办法”

    “那是什么意思?你想让CHARLIE掐死我吗?还是你想让他心脏病突发就像HARRY那样?不管你对我多么愤怒,你怎么能这么对他呢?”

    JACOB退了一步,眉毛都拧到一块了,但他没有回答。

    “他不想伤害任何人——他只想你被看起来,这样你就不准再和我在一起了”ED嘟囔着,说出了JACOB不会说的想法。

    JACOB又一次瞪着ED,眼睛里迸发出厌恶的火星。

    “AW,JAKE!”我抱怨道“我已经被看起来了!你认为为什么你不接我电话,而我不去LAPUSH敲你屁股呢?”

    JACOB的眼睛闪着光看向了我,第一次露出困惑的表情。“那是为什么?”他问道,收紧了下颚,像是为他所说的话道歉。

    “他认为是我不让你去,不是CHARLIE”ED又解释道。

    “别说了”Jacob打断了他

    ED没回答。

    JACOB立刻颤抖起来,来回磨着锋利的牙齿就像他的拳头一样坚硬。“BELLA没有夸大你的……能力”声音从他牙缝里蹦出来。“那你已经已经知道我为什么在这儿了”

    “是的”ED温和的说道。“但是,在你开始之前,我需要说几句”

    JACOB等待着,咬紧牙齿,捏紧拳头,极力的控制着手臂自上而下的颤抖。

    “谢谢你”ED,他的声音在跳动,露出十分的诚意。“我无法告诉你我有多么感激。我应该将我之后的……存活归功于你。”

    JACOB茫然的看着他,在巨大的惊讶之中,颤抖停止了。他飞快的瞥向我,但我的脸上尽是神秘。

    “因为你让BELLA继续活下去”ED澄清了,他的嗓音粗糙而热情。“在我……没做到的时候”

    “ED——”我开始说话,但他举起了一只手,眼睛看着JACOB。

    JACOB恍然大悟,随即又戴上了僵硬的面具。“我不是为你做的”

    “我知道。但是那不能抹去我的感激。我觉得你应该知道。如果在我能力范围内有什么能为你做的……”

    JACOB挑起了一道黒眉。

    ED摇了摇头。“那不在我能力范围内。”

    “那在谁的?”JACOB怒吼着。

    ED低头看着我。“她的。我是个聪明学生,JACOBBLACK,我不会再犯第二次相同的错误。我就在这儿直到她赶我走。”

    我瞬间沉浸于他金眸的凝视中。我错过的谈话并不很难理解。JACOB唯一想从ED那儿要走的就是他的离开。

    “永远不会”我耳语道,仍然忘情的陷在ED的眼睛里。

    JACOB干咳了一声。

    我不情愿的离开了ED的凝视,转而皱眉看着JACOB。“你还需要什么,JACOB?你想要我陷入困境——你的目的达到了。CHARLIE或许会把我送进军事学校。但那不会分开我和ED.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分开我们。你还想要什么呢?”

    JACOB一直盯着ED。“我只想要提醒你的鲜血猎食者朋友注意他们签署了的协定中的一些关键。协定中唯一阻止我们咬破他喉咙的东西就是现在。”

    “我们没忘”ED在我询问的同时答道。“什么关键?”

    JACOB仍然瞪着ED,但他回答了我。“协定很具体。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咬了一个人类,协定就终止了。咬,但不杀死”他强调着。最后,他看着我,眼睛冷冷的。

    我只用了一秒就领会了差别,之后我的脸像他的一样冷。

    “那和你无关”

    “地狱它——”他像是设计好似的噎住了。

    我不期盼我草率的话引起了这么强烈的反应。抛开他的警告,他一定不知道。我一定以为警告只是一个防备。他没有意识到——或者不想相信——我已经决定了。我是真的打算成为CULLEN家的一份子。

    我的回答引起了JACOB的痉挛。他捏紧拳头抵住太阳穴,紧紧闭住眼睛,缩成一团儿,尽力控制着。褐色的皮肤下,他的脸变成了病黄绿色。

    “JAKE?你还好吗?”我焦虑的问道。

    我朝他走了半步,之后ED抓住我把我揪回到他身后。

    “小心!他失去控制了”他警告我。

    但是JACOB好像又抑制住自己了,只有手臂还在颤抖。他沉下脸极度厌恶的对着ED.“饿。我绝对不会伤害她的。”

    我和ED都留心到了音调变化和包含之内的谴责。ED发出低低的嘘声。JACOB条件反射的捏紧拳头。

    “BELLA!”CHARLIE的咆哮声从房子那边传来。“你立刻给我回来!”

    我们都冻住了一样,沉浸在那之后的寂静中。

    我第一个张嘴,哆哆嗦嗦的说道“该死”

    Jacob暴怒的表情缓和了一些。“我很抱歉”他嘟囔着。“我必须尽我所能……我不得不试着……”

    “谢谢”我声音中的战栗变成了讽刺。我盯着小路,有一点儿希望CHARLIE像一只狂躁的公牛般快速地穿过那些潮湿的蕨类。我会是那面红旗的。

    “还有一件事”ED对我说道,之后看看JACOB“我在我们的便捷里找不到VICTORIA的踪迹。你们呢?”

    JACOB一想到,他就知道答案了。但是JACOB还是说出了回答。“VICTORIA上次出现是在BELLA……离开的时候,我们让她以为自己已经逃脱了——我们缩小了包围圈,想要埋伏她——”

    冰冷的感觉侵蚀了我的脊梁。

    “但她就像只地狱里的蝙蝠一样消失了。我们能够辨认出,她寻着你的小妹妹的气味逃脱了。她再也没接近过我们的领地。”

    ED点点头。“如果她再回来,就不会是你们的麻烦了。我们会——”

    “她在我们的地盘上杀人”JACOB不屑的说道“她是我们的!”

    “不——”我既是拒绝也是声明。

    “BELLA!我看见他的车了,我知道你出去了!如果你在一分钟之内不回家……!”CHARLIE没能完成他的威胁。

    “我们走”ED说。

    我回头看着JACOB,泪水奔涌而出。我还能再看见他吗?

    “对不起”他的声音这么低以至于我不得不读他的唇语才能理解。“再见,BELLA”

    “你保证过的”我拼命的提醒他。“还是朋友,对吗?”

    JACOB慢慢的摇着头,我嗓子里的结块几乎要使我窒息。

    “你知道我要遵守那个保证有多难吗。但是……我不知道要怎么去保持了。不是现在……”他努力保持着自己那张僵硬的面具,但是它如此脆弱,随后就消失了。“我会想你的”他念道。他一只手伸向我,手指张着,似乎他希望它们够长能够穿越我们之间的距离。

    “我也是”我啜泣着,手也伸向他。仿佛我们被联系在了一起,他的痛苦也缠绕着我。他的痛苦,我的痛苦。(真不愿意翻译这段……以为自己许仙和白娘子呢!狂吐!!!)

    “JAKE……”我迈向他,张开双臂想抱住他的腰,抹去他脸上的痛苦。(更恶了……忍无可忍)ED再一次把我拉开,他更像在阻止而不是保护。

    “没关系的”我向他保证,用信任的眼神抬头望向他,想读懂他脸上的表情。他会理解的。他的眼神我读不懂,他的脸上没有表情,那么冰冷。“不,不可以”

    “让她走”JACOB咆哮着,又一次狂怒起来。“她想!”他大大向前跨了两步。一种期待闪过他的眼睛。他的胸膛不停起伏,颤动着。

    ED把我推到他身后,旋转着面对JACOB。

    “不!EDWARD!”“ISABELLASWAN!”

    “过来,CHARLIE要气疯了!”我惊慌失措的喊道,但并不是因为CHARLIE.“快点!”

    我用力拖着他,他稍微放松了一点儿。他慢慢把我拉回去,边撤退边盯着JACOB。

    JACOB怒视着我们,脸上充满仇恨。他眼中的期待消退了,在我们消失于森林之前,他的脸上突然泛起了绝望的痛苦。

    我知道望向他的最后那一眼会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直到我再次看到他的笑容。

    而就在那儿我发誓我要看到他的笑容,越快越好。我要找到办法留住我的朋友。

    ED一直紧紧搂着我的腰,我们如此靠近的贴在一起。那是唯一的武器,把我的泪锁在了眼睛里。我有一些很难缠的麻烦。

    我最好的朋友变成了我的敌人。

    VICOTORIA仍然在逃,把我爱的每一个人都推入危险之中。

    如果我不尽快成为一个吸血鬼,VOLURI会杀了我。

    而现在看起来如果我那么做了,QUILEUTE的狼人会亲手做这项工作——顺便杀掉我未来的家人。我不认为他们真的有任何机会,但我最好的朋友会在这样的企图中被杀掉吗?

    非常难缠的问题。那为什么当我们冲出了最后一个树,看到了CHARLIE酱紫色脸上的表情时,这一切都突然变得没有意义了呢?

    ED温柔的挤了下我。“我在这儿”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那是事实。ED就在这儿,用他的手臂搂着我。

    我可以面对任何真实存在的事情。

    我挺了挺肩,阔步走向我的命运,和我命中注定的那位一起。

    新月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