咫尺的距离,我却没有力量叫出他的名字,也迈不出去一步,仿佛中间还隔着天涯,我迈不过去,他也迈不过来。
祁树礼当晚就派人赶去英国,得知安妮跟陈锦森结婚的用意后,这个男人恐慌到极点,认识他这么多年,我从未见他如此慌过。但是要找到他们的人似乎并没那么容易,祁树礼忧心似焚,天天打电话询问,但好像进展不大。我出院后,还是跟耿墨池住在在水一方,我们也在焦急地等待消息,同时也在收拾东西准备去美国做手术,可是因为安妮的事,每个人都心神不宁。
而这个冬天也好似从未有过的寒冷,又下雪了。
晚上我坐在在水一方的落地窗边看着外面纷飞的雪花出神,客厅的壁炉里生着火,屋子里暖意融融。祁树礼和耿墨池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气氛很僵。起因是我坚持要陪耿墨池去美国做手术,祁树礼却不答应,怎么说,他都不答应。
“你这次病得这么重,差点连命都没了,又这么远折腾到美国去,万一病情复发怎么办?”祁树礼的态度非常坚决。
耿墨池也不赞成我去,瞪着我说:“你跑去干什么呢?什么忙都帮不上,还让人惦记你,何苦让我带着牵挂进手术室?”
我咬着嘴唇,片刻,终于逼出一句:“如果你们不让我去,我就死给你们看!”
“考儿!”
“考儿!”
两个男人都瞪着我,冲我吼。
我也瞪着他们,毫不妥协。
最后,祁树礼气馁地跌坐到沙发上,“我们真是前辈子欠了她的!”
他回自己的屋子后,我扶耿墨池到楼上卧室就寝。他现在非常虚弱,走路都要人搀扶,整个人只剩个骨头架子了。很快他就睡了,睡得很平静。我无法入睡,继续打点行装。祁树礼说了,两天后我们就要乘专机飞往美国。
一直收拾到凌晨,我很疲倦,正准备休息一会儿,忽然发觉顶层阁楼门上的锁是开着的,以往那扇门都上着锁,我出入在水一方这么久,从来没见有谁进去过。一种强烈的潜意识告诉我,这里一定隐藏着某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就像电影、电视剧里经常放的那样,主人公的很多秘密都是在这种狭隘的角落里被发现的。
吱呀一声,我推开那扇门。
抖抖索索地摸到开关,只有一个昏暗的小灯泡亮着。
里面很乱,堆了很多闲置不用的物件家什。这房子几易其主,应该都是之前的主人留下的,也应该有耿墨池的东西。可能长时间无人打扫,家具上落满尘埃。
我的心怦怦地乱跳。仔细地翻找着,当拉开最里边的一个书桌抽屉时,一个包装精美的日记本映入我的眼帘。我拿过那本日记,翻开第一页就知道是谁写的,叶莎!
我跌坐在地板上,捧着日记本,心都要蹦出嗓子眼了。
这个神秘的女人自从跟祁树杰双双自杀后,就从这个世界消失得一干二净,当年我费尽心机也没找到她的任何蛛丝马迹,一方面是这个女人生前为人低调,极少有朋友跟她有往来,即使有我也不认识;二是耿墨池极少跟我提起他的这个亡妻,即使有时候说漏了嘴也是点到即止,绝不多说一个字,他近乎固执地捍卫着叶莎的隐私。所以长久以来,叶莎之死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谜团,想解开却无能为力,此刻我拿着她的日记本,谜底会在里面吗?
叶莎是个外表冷漠,内心世界极其细腻敏感的人,从她的日记就可看得出,她很在乎别人对她的印象和看法,尤其是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比如耿墨池。整本日记大部分都是记录她丈夫的,从少女时代的暗恋,到成年后嫁给他,字里行间无不流露出她对这个男人的痴迷不悔,甘愿为他耗费最美好的青春,哪怕明知道对方并不爱自己。
她是个很用心的女人,日记中不止一次地写到她对丈夫的不满:“今天我用了新买的香水,味道很淡,回味却很悠远,是他喜欢的类型,洗完澡我在卧室里喷了点,希望他能感觉得到。谁知他一进卧室就歪在床头看书,看累了就直接关灯睡觉,看都不看我一眼,我睡到他身边用身体紧挨着他,希望他至少可以感觉到我身上的味道,可是他一把推开我,说了句‘累了,睡吧’就不再理我……这就是我爱的男人?我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他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还有一则日记也写道:“有时候我真的很灰心,算了,算了,没希望了,他是真的把我当空气,无视我的存在却又依赖我,因为离开我给他的那些曲子,他的演奏就毫无味道。但他总在我表现出灰心的时候跑过来安慰,送点花,或香水,每次都这样,毫无新意,我对他来说究竟算什么,难道只是他音乐上的一个搭档?难道他不知道我是他的妻子?我需要的不是鲜花和香水,我需要的是他的爱,他的爱!可是有什么办法,他总说离不开我,昨天我下定决心要回法国,他竟抱着我死活不放手,求我不要走,那么的无助,让我怎么也狠不下心……”
我吃惊地张大嘴巴,在我的猜测里,耿墨池跟叶莎的婚姻就算不幸福,也应该算完美的,典型的才子佳人,又志同道合,可是没想到他们的婚姻竟是如此不堪,叶莎在日记里历数耿墨池对她的种种冷漠,同时也讲到了跟祁树杰的相识。从日记中看,他们是在看心理医生时认识的,因为病症相同自然就有了共同的语言,这一点是我没料到的,我从不知道祁树杰一直在看心理医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如果可以这样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千寻千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寻千寻并收藏如果可以这样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