弹指数千年。
佛曰:一切众生,从无始际,由有种种恩爱贪欲,故有轮回。
——题记

千年又过,他划水而来。那风姿氤氲,水波依旧不兴。
竹篙轻点,船达岸边,青衫磊落间,温润明眸依昔。望定我,其笑淡淡。
“我们又见面了。”
我仰首望向远方,水天一线间竟是山色空奇,泛着近似于白的蓝。
深深吸进口气,再幽幽地叹出去:“是啊,苜蓿子,我又输了这一世。”
舟身狭长,行于水上,如柳叶。而那轻尘薄雾,便做了这一世的消弭,下一世的始起。坐在舟头,水纹漠漠,一涟一漪,皆可化做一个人的影子,隐隐然隔着浮生的距离。
再其后,影子淡了,现出我鲜艳的倒影,赛雪肌肤乌黑长发,连指甲都泛着晶莹的粉色光泽,这一世我何其美丽,丰容盛饰出现于朝堂之上时,文武百官齐变色,而他,他坐在龙椅上,眼神惊悸,失魂落魄。
“王嫱参见陛下,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寻了千年,本以为这世必可如愿,却只盼来这匆匆一面。若我早知如此,何必选这倾国绝色。
这一个千年里,他是汉王刘,我是美人昭君。金殿初见即成永诀,有缘无分至此,还有什么可言。
悠悠一笑,恍若叹息。
“苜蓿子,为何万物皆想成神?”
抬眉处,他在沉思,竹篙点水,其声清脆,于是又问:“苜蓿子,你为何会在这碧幽潭中持渡?”
“神渡世人,而我渡神。”
一句话惹来我笑,忍不住娇嗔:“苜蓿子,我不是神。起码,现在不是。”话至此,笑音渐失。
是啊,我还不是神……我每千年渡此碧潭,为的就是成神,奈何每千年都功亏一溃。
神说:“因我比众生更苦,度三灾九难七十二劫数,方可成神,固而更加高贵。”
神说:“万物各自不同,优昙,你欲为神,必先经遇千年寻觅之苦,你花性短暂,无以持久,故,你之劫为‘恒’。”
神说:“我允你每千年携一愿望落入人间,助你早日功德圆满。”
于是,第一个千年里,我选了明德。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新民,在止于至善。”
多年前有个叫孔丘的人说了这样一句话。
为人当立德。这个被世人推崇为圣的男子,他说的话,应该是不会错了的吧?
我在日出时分落入红尘。
越国鸬鹚湾,有山名凤,天边朝霞似锦,映于溪中,红艳绝伦。村中人人引为奇观,纷纷赞叹:“这女娃,恐怕是凤凰儿飞来的呢!”
母为我起名为旦,父姓郑。
郑旦。
后世人是怎样评价那个女子的?我在第二个千年里清晰听闻——
都说她随西施一同去了吴国,作为政治的棋子,红颜祸国。
都说吴王专宠西施,她受冷落,郁郁寡欢病逝宫中。
波光潋滟盛载出西施与越大夫范蠡泛舟归隐的动人传说,都说那是越国的好女子,牺牲自己救了国家。
西施……西施……
唇角轻涩,为何我那一千年里会撞见她?
“人道春色新,三年不见春。虽有清洌水,难洗亡国恨。”
伤痛亡国的人是我,应允计策的人是我,说服西施的人是我,因承欢仇主而倍受煎熬的人亦是我……
只因我不及她美丽,所以浣纱溪边,那儒雅男子策马而来时,第一眼看住她,眸中再无他人的存在。
范蠡,呵,那个男子啊……他是神安排给我的劫数啊,可是西施,你以你绝世之姿,轻轻易地就夺去了我追寻了千年的缘分。
只是当时,是不知的。
因为不知,所以在看见他们凝眸相视的那一刻,我便退出这场角逐做了个祝福之人。
然心中凄苦,亡国之恨,失情之苦,两相折磨下,容色早衰,郁郁而终。
我自凡身里悠悠飘起,回首见馆娃宫中哭声一片。那绝色女子拉住郑旦的手哭道:“姐姐,姐姐……我们说好要一起回苎罗山的,我们说好了的……”
她哭得好生哀伤,我静静地看着,渺渺间,红尘俗世都变得远了。
就在那时,我第一次看见苜蓿子。
潭水如碧,天空如洗,山间云雾萦绕,那只小舟缓缓地划到我面前,舟上之人,丰神如玉。
“我是苜蓿子,特来接你去下一世。”
“下一世……”我轻声呢喃,“那又是一千年了。”
“请上舟。”
他声音温柔,我听在耳中,恍同天籁。怔怔地望着他,难掩伤感,似是委屈似是不甘又似是种不愿回忆起来的妩媚。
“骗人……骗人……孔丘骗我,什么明明德,什么可得天下,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骗子!”我将头上发饰一把摘下,狠狠掷于水中,那水纹漪漪晃晃,容颜依稀缭乱,“艳色天下重,世人根本重色不重德,可笑我幼稚,竟选明德,虚度这一千年!”
“优昙?”他有些讶异,继而又复了然,缓缓道,“此乃命定劫数,本就难避。况你还有下一千年的希望。”
“劫数?”我不禁冷笑。
我不傻,在为郑旦的这一世里关于痴男怨女的故事已经听得太多。就算西施,又如何?范蠡还不是为了国家将她拱手相让?她在宫里的日子并不比我好过。
“我之劫为恒,与情有什么关系?难道范蠡爱我我便能永恒?下一千年……谁知道下一千年他会不会再次爱上别人,或是纵然爱我,但不过昙花一现,真能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千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十四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四阙并收藏千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