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一年年过去,她都已经快记不清失去李洛书多久了,过去的每一天都和明天一样,每一个明天又都和过去一样,这样的日子一直延续到黎初遥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打来陌生电话的也是一个陌生人。
陌生人在电话里对黎初遥说:“您好,请问您是黎初遥女士吗?”
“是。”
“我想通知您一个消息,李洛书先生因骨癌病发去世了,他的遗产继承人填写的是您……”
电话里的人很客气,之后又说了些有关遗产的事情。
但在听清楚“李洛书”与“去世”两个词语之后,黎初遥脑袋“嗡”的一声,什么都听不见了。
李洛书死了,骨癌,因为早期下半身瘫痪的并发症引起的,当年只是骨炎,也不知道他这些年怎么糟蹋自己的,最后竟然恶化成了骨癌,死的时候刚过三十六岁。
离开她,整整十年,他真的应了那老道士给他批的命,客死他乡,孤苦一生……
黎初遥自从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一直浑浑噩噩的,别说处理丧事,就是平常和人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
这一次黎爸做了所有的事情。
收敛尸体,联系殡仪馆,邀请亲朋好友,了解遗嘱内容,以及在亲朋怀疑微妙的眼光之中,坚定地让李洛书用自己的名字下葬。
生前当了那么久的别人,死后总要做回真正的自己。
李洛书安详的容颜在大火中化为灰烬。
跟来送李洛书最后一程的黎初遥愣愣地看着,觉得自己好像也在大火的轰鸣声中,渐渐消失,渐渐离开,永远不再存在在这个可怕的世界里。
李洛书的所有遗物都被摆到了黎初遥的桌子上。
这已经是葬礼的三天之后了。
足足三天时间,黎初遥才从那种连自己都感觉不到的空虚之中回过神来,她开始接手李洛书的遗物,去看看他这些年,一个人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她去了他住的地方,却发现那个房子,和他们曾经住的房子装修得一模一样,连挂着的照片、摆放着的小摆件、墙上贴的墙纸都一模一样。
黎初遥走进这个房间,就像走进了曾经那个幸福的家。
可是这个家里,没有那个让自己幸福的人……
黎初遥紧紧地皱着眉头,站在玄关处,一点一点地摸着家里的每一件东西、每一个摆饰,忍不住又哭又笑了起来。
这些年,她以为他被命运打败了,他变成胆小鬼,可是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直到时间的洪荒吞没他生命的那一刻,也依然没有夺走他对她的爱情。
“傻瓜,真是一个傻瓜。”黎初遥哭着骂着,“你这辈子,就不能做一件聪明的事吗?既然已经走了,为什么不放下呢?
“既然放不下,为什么不回来?
“我在等你啊,一直在等你……”
黎初遥哭着跪倒在房间里,这么多年从没哭过的她,一次哭个痛快……
她觉得自己因为这个房间,一点一点活起来,又一点一点地死去。
这个世界再没有了她爱与爱她的那个人。
过去的记忆与未来的时光一同被埋葬于此。
李洛书,我终于失去你了。
从此以后,我的故事你都不会缺席。
“初晨2”可能是我写的时间最久,间隔时间也最久的一本小说了,“初晨1”我是从2012年底开始写的,到我今年1月份开始写2已经过去了近两年时间。说真的,要不是内容没写完,我真的不会开2,但是当时写1的时候,字数已经远远超出出版字数,我问猫猫怎么办,爆字数了,猫猫问我:你后面还有内容要写吗?
我说:还有好多好多好多。
她说:那你先结尾吧,结了再开2。
我说:好的。
当时我们是准备出版后立刻就开第二部的,因为当时在我脑子里有好多“初晨2”的内容要写,我觉得再写个两三本都没问题。
可是,事不遂人愿,我出版完“初晨1”之后,“夏木”居然运气非常好地卖了影视版权,于是我又全身心地扑入了“夏木”的坑里,写了“夏木”的剧本,写了“夏木3”,写了“夏木”影视书,写写写,“初晨2”就此搁置了。
等我忙完一切,回想起来“初晨2”还没写完时,原来在我脑子里塞满的内容,早就已经忘得不知道去哪一个国家了,但是大体的我还是记得的,他们的命运,我一开始给他们设置的结局,我还是记得的。
我在假装“初晨”已经写完了和捞出来真正写完它之间犹豫了几个月,还是决定,捞出来写了吧。
于是,我从今年1月份开始写“初晨2”,开始写了之后我才发现这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任务,两年前的稿子,两年前的人物和感情,让我有点接不上,我把“初晨1”翻出来,看了好几遍,把脑子清空,融进去想了好久好久才开始下笔。
饶是这样,开头还是重写了七八遍,有一次我在微博晒了“初晨2”的开头,我当时觉得:嗯,这版应该不用改了,结果和现在出版的开头连一个字都不一样。就这样以写两万字重写三遍、写两万字重写三遍的进度往前走着,到了3月的时候,我的身体开始变得很不好,腰间盘突出,颈椎也疼,每天从床上爬起来腰都要抽筋一下,坐在椅子上没十分钟就酸疼得难受,注意力极其不集中,我真觉得写稿子对当时的我来说太艰难了,不想写了,想休息一年半载养好身体再写。
可是这个时候,我得知猫猫得了肺癌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籽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籽月并收藏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