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初遥和韩子墨也没办订婚仪式,就是在韩子墨的强烈要求下,黎初遥带上了那枚钻石戒指,韩子墨特别满足的拉着她的手说:“你总算愿意带着我送的首饰了,虽然不是手链。”
黎初遥笑:“说到你送的那些手链,我一直忘了告诉你,已经全部被我卖掉了。”
韩子墨一僵:“卖……卖掉了?”
“嗯,你爸妈病重的时候,我借给你的医疗费都是卖手链的钱。”
韩子墨望着黎初遥手上那条粉水晶手链,愤愤不平地说:“你怎么不把这条也卖掉。”
黎初遥摸着手链笑:“这条不值钱。”
“我懂了,下次我也送便宜的,让你想卖都卖不掉。”韩子墨笑着搂过她,捏着她的脸颊说。
最近,他越来越喜欢做这些小动作了,整个人总是忍不住往她身上粘,他想他的恋爱粘粘症好像更严重了。
而她似乎也习惯了他这样,接受着他的亲近,这一点让他觉得无比的幸福。
又过了一个月,龙翔的工程已经完成大半,母亲也能开口说话了,父亲也能动动手指了,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恢复原样,韩子墨想着,等工程完了之后,就把黎初晨的钱还上,他不愿意欠他的。等父亲醒来了,就把公司还给他,自己和黎初遥一起开一个小的,黎初遥当老板,他当打工仔,她怎么说,他就怎么做,他喜欢看她指点江山的模样。
他觉得那样的她,又认真,又聪明,又好看,让他欣赏一辈子也不嫌久。
当然,这些都只是自己的小计划,但是他又信心全部实现。想到这,他忍不住傻笑了起来。
黎初遥捣捣他的脸颊:“傻笑什么呀。”
韩子墨抱着她说:“我在想我们的未来。”
“哦?是怎么样的?”偶尔一次,她乖巧的任他抱着。
韩子墨轻笑着,闭上眼睛说:“很美好。”
“梦想总是很美好,现实说不定很残酷的哦。”黎初遥忍不住打击他。
可韩子墨并不恼,只是抱紧她说:“我会做与你看的。”
黎初遥笑了,没再说话,她相信他会努力去做的,而她也会站在他身边,帮助他,就像他许多年来对她做的那样。
韩子墨的手机就在这时不应景的响了,他舍不得的放开黎初遥,看了眼电话上的名字,是秦俊,高中同学,去年考上了公务员:“喂。”
“嗯,我没事啊。我在抱着老婆玩。”韩子墨拉着黎初遥要揍他的手,听着电话继续说道:“现在?行,我马上过去。”韩子墨挂了电话,和老婆大人汇报道:“媳妇儿,秦俊找我有事,我出去一下。”
“什么事?”
“他没说,说见面谈。”
“行,去吧。”
得到媳妇的假条,韩子墨穿上西装外套,打车出去了。
黎初遥回了自己办公室,处理了一些公务,然后上网看了看八万以内的二手车,那家伙开惯了车,叫他出门走路或打车去,他总是嚷嚷着不方便。
黎初遥切了声道:贱人就是矫情。
嘴上虽然这么骂着,可看车的网页从二手车变成了新车,从八万变成了十几万,最后一咬牙,定下了一台十九万的代步车,虽然比不上他原来的座驾二十分之一贵,但好歹也有四个轮子了,敢嫌弃,就叫他继续走路上班。
韩子墨回来后,脸色有些难看,惨白惨白的,而且没像往常一样一回来就往黎初遥办公室钻,他回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句话不说的在办公室坐了一下午。
黎初遥下班的时候以为他还没回来,便自己回家了,第二天发现他早早的就坐在了办公室里,眼窝深陷,面容憔悴,但眼神却奇亮无比。
“你怎么了?”黎初遥看出他有些不对劲,走过去问。
韩子墨抬起头来,用力地望着她,好像想将她紧紧记牢一般。
“你到底怎么了?”黎初遥皱着眉头追问:“是不是伯父伯母病情有什么变化?”
韩子墨闭上眼睛,沉重地点点头。
“医生怎么说?”黎初遥关心地问。
韩子墨低着头说:“初遥,医生建议我把我爸妈送到美国去治疗,那边环境好,水平也高,恢复的几率也大一些。”
“那去啊,有希望肯定要送去的呀。”黎初遥连忙赞成,W市的医院医疗水平真的挺一般的,那些国外的专家第一次来会诊的时候就指责W市的医生乱用药,那药虽然药效强能保住人命,但是对脑部的损失很大,就算醒来了也会变成白痴,好在国外的医生及时换了温和点的药。
“我想亲自送我爸妈去。”韩子墨又说。
黎初遥点头:“嗯,可以啊,你去吧,公司有我帮你看着,别担心。”
“可能会去的有点久……”韩子墨说这话的时候特别缓慢,特别艰难。
“要多久呢?一个星期?一个月?如果你不放心多待两天没关系的。”
“黎初遥!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体贴!”韩子墨抬起眼,眼眶通红通红的,似乎压抑了很多想说的话,却又不能说出口。
“感动吧?”黎初遥笑:“我还在网上给你定了新车,等你回来就不用走路上班了,高兴吧?”
韩子墨使劲咬着嘴唇,双手紧紧的握拳,全身绷紧的似乎都在颤抖,他轻声说:“高兴……”
说完,居然哭了出来。
“你怎么了吗?哭什么?”黎初遥皱起眉头,见他哭心里也难过了起来。
韩子墨摇摇头,伸手,用力地抱住她说:“没事,没事,我只是舍不得离开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籽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籽月并收藏初晨,是我故意忘记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