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辈子什么都没有,最起码还有点自尊。
——《秋天的童话》
雨淅淅沥沥下了一天,到了晚上也丝毫不见小,还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南宁每到这个季节雨水就格外多。这样一个寂静的夜里,雨点轻轻敲打着玻璃窗,窗檐下滴滴答答,没完没了,屋子里有很重的潮气,让人心情越发低落烦躁,不知道这样阴霾沉沉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章见飞坐在灯影下,仿如一尊雕像。都说人有三魂七魄,他现在仅存一个躯壳。一心想阻止这场悲剧,想让她远离伤害,想让她得到安定和幸福。结果……
这一切真像是场噩梦,如果是梦就好了,醒来什么也没有发生,他们都安然无恙,哪怕争吵哪怕憎恨哪怕陌路也好过现在这般生不如死。在与小玫吵得头疼欲裂时,在被赵成俊气得失去控制时,他一度以为这真是糟透了,再不会更糟了,哪知道更糟的远远超出他想象。
医院已经先后三次下达了病危通知单,毛丽的伤势非常严重,事发到现在六天了,依然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她的家人和同事这些天也一直守在医院,听说毛妈妈已经数次昏倒,现在也在医院接受治疗,人非常虚弱,如果毛丽不能醒来,只怕老太太也撑不下去;毛爸爸和毛晋事发当天晚上就从上海赶过来了,章见飞很害怕面对他们,所以他尽可能地都是趁他们不在的时候探访毛丽。每次去医院他都会碰见毛丽的上司容若诚,他一个人枯坐在监护室外的椅子上,样子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神情呆滞,谁跟他说话他都不理。章见飞之所以认得他是因为那次赵玫去出版社闹过后,他以家属身份去出版社道歉,接待他的就是容若诚。
他对这个人的印象很不错,斯文儒雅,温和有礼,当时就觉得毛丽能在这样的上司身边工作很是幸运,因为他感觉得出来容若诚非常爱护毛丽,口口声声说毛丽是无辜的,一定是有误会,他很担心毛丽会因此受打击云云,后来从赵玫那里听到容若诚与毛丽传绯闻的事,章见飞一点也不怀疑这个男人对毛丽的爱慕,只是爱情从来都不是一厢情愿可以成就的,爱情是一个人加上另一个人,这样浅显的道理很多深陷感情迷局中的人却并不明白,比如赵玫。
“你们确定……是太太吗?”章见飞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闭着眼睛,他唯愿这一切都是梦境,醒来什么都没有发生。
几个属下垂手站在他跟前,相互交换眼色,都不敢出声。
赵玫驾车撞飞毛丽后,已于昨日去警方自首。虽然章见飞在警方的监控录像中看到那辆熟悉的红色跑车时就怀疑是赵玫,但他还心存侥幸,宁愿相信这只是巧合,同样的车在南宁绝非一辆,赵玫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在获知肇事者自首的消息后,他甚至不敢去确认,只派了助理杨剑去了解情况,尽管心理已经有所准备,杨剑带回来的消息还是让他万念俱灰,杨剑说:“的确是太太自己去自首的,据警方说,她很平静。”
章见飞埋下头,捂着胸口,绞心断肠般的痛楚仿佛将他生生地撕裂,这一刻他几乎以为自己会这么痛死过去,他一遍遍地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她疯了,她一定是疯了!是我把她逼疯的,是我,这一切都是我!”
“您看……要不要派律师过去?”
章见飞只觉窒息得透不过气,挥挥手,“你们去处理。”
“是,我这就去安排。”杨剑跟其他几个人示意了一下,又道,“那我们先走了,我让司机在楼下等您,您什么时候走给他打个电话就行。”
一干人鱼贯而出,办公室里很快陷入沉寂。
没有外人在场,章见飞终于放声痛哭,一边哭一边唤着毛丽的乳名,“毛毛,毛毛……”他将手按在胸上,感觉那里像是被什么洞穿了一个孔,有汩汩的血涌出来,已经许多年,他不敢这么唤她,无论是梦里还是现实中,他都不敢,因为她已经不属于他,但他仍然一心想着为她好,遥远地守候着她,不想到头来还是弄到了这般境地。
最让他不能原谅自己的是,他最初竟然怀疑这是赵成俊干的,因为他一直不太相信赵成俊会真心爱毛丽,虽然他口头上说相信,赵成俊与毛丽分手后他还表示过惋惜,但他内心其实对赵成俊十分戒备,这也是他坚决要逼他回槟城的原因。以他对赵成俊的了解,他知道他不是个轻言放手的人,做事狠绝,得不到就毁,哪怕玉石俱焚也不会给对方生机,这是赵成俊一直以来的个性。
所以那天在抢救室外,两人差点发生冲突,当时毛丽还在手术室生死不明,而赵成俊毫发无损,章见飞一下就失控了,痛骂他心肠歹毒,竟然对毛丽下这么重的手,若不是个性斯文,又是在医院,他真会上前揍他一顿。
赵成俊当时浑身都是血迹,并没有为自己做过多的辩解,只是眼眶通红,一遍遍地问他,“你就这么肯定是我干的?”
“不是你又是谁?”章见飞气急败坏,“我不相信意外,也不相信你对毛丽死心,你就是见不得她好,哪怕同归于尽你也不想她好!”
“那我无话可说了。”赵成俊靠着墙壁发笑,都这样了他还笑得出来,笑得眼泪滚滚,“反正你从来就没有真正信任过我,这是我的悲剧,最终也会是你的悲剧,章见飞,你一定会为今天说的话后悔……”
此后章见飞再也没有在医院见到过他,这越发坚定了他的怀疑,只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北海恋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千寻千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寻千寻并收藏北海恋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