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南昭走进来,对狄川点了下头,狄川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殷南昭从背后拥住骆寻,“研究不顺利?”
骆寻喃喃说:“辰砂会不会恨我们让他这样没有尊严地活着?”
“我相信他愿意争取一线生机。”
“……我不知道究竟有没有一线生机。”骆寻鼻子发酸,嘴里发苦。
“肯定有,我不是异变后又变回了人吗?”
“安教授到现在也没研究出你的异变究竟是怎么回事,只能推测出和4A级体能有密切关系。如果4A级体能是异变的安全区,辰砂想要变回人,就必须先是一个人才能把体能提升到4A,然后,才有可能变回人。这不是悖论吗?就像是我想要找回记忆,就必须先恢复记忆才能配置出恢复记忆的药剂……”
殷南昭捂住她的嘴,不让她继续往下说。
骆寻掰开殷南昭的手,难受地说:“真正的基因研究天才是龙心,不是我。如果是龙心,也许就能研究出治愈突发性异变的方法……”
“嘘!”殷南昭阻止了她的自怨自艾,在她耳畔说:“我知道你很想救辰砂,但你不是第一天做研究,应该知道任何研究都不可能急于求成,就算是天才也要经历无数次的失败。”
“我害怕辰砂等不到我成功的那一天。”
“小寻,我们只能为了一分的希望尽百分之百的努力。”
骆寻闷闷地低着头,一声不吭。
殷南昭猛地把她打横抱起来,骆寻惊讶地瞪着他,“你干吗?”
“带你去感受一下人类的渺小。”
殷南昭把骆寻抱到一个狭长的密封长廊里,放了下来。
他按了下墙上的按钮,一个全身透明的椭圆形仪器滑动到他们面前。
殷南昭说:“几十年过去了,这玩意居然还是这样。”
殷南昭拉着骆寻挤到椭圆形的仪器里,因为空间狭小,骆寻的背必须紧贴在殷南昭怀里,玻璃舱门才能合拢。
骆寻好奇地问:“这是干什么用的?”
“用来人工清洁战舰外部,我几十年前用过一次。”
殷南昭说着话,操纵机械臂按了个按钮。密封的长廊突然打开收缩进去,只留下一条狭长的金属板,孤零零横亘在太空中。
氧气和重力都消失,他们靠着机器的磁力才吸附在狭长的金属板上。
骆寻觉得自己头朝下打了个转,浩瀚的星空就在她头下,整个人好像马上就要被没有底的黑色深渊吞噬,禁不住失声尖叫:“要掉下去了!”
殷南昭失笑,“这里是太空,不管是你的头下,还是你的脚上,都是虚空。”
骆寻已经适应了失重的状态,也发现从下往上看过去,她的上方也是浩瀚的星空。
她刚松了口气,殷南昭不知道按了什么按钮,仪器的磁力消失,他们像是无根的浮萍一般飘向无边无垠的太空。
骆寻心跳如雷,再次失声尖叫:“安全带!你忘记了安全带!”没有和母机相连的安全带,他们随时有可能迷失在浩瀚的太空中。
“哎呀,我忘记了。”殷南昭叹气,“小寻要和我永远迷失在太空中了,怎么办?”
天旋地转中,骆寻被他紧紧搂在怀里,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是听到他的语气里满是调侃。她知道被戏弄了,不禁恨恨地叫:“殷南昭!”
殷南昭安抚地吻吻她的头,“闭上眼睛,用心聆听。然后,睁开眼睛。”
骆寻听话的闭上眼睛,用心聆听——
但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
日常生活中,不管任何时刻,都没有绝对的安静。
有风声、有虫鸣声、有树叶晃动的声音、有人声、有空调运行的声音……但是,在外太空,没有空气,没有了声音传输的介质,任何声音都没有了。
绝对的安静中,骆寻能清晰地感受到她漂浮在宇宙中,像是一叶浮舟飘向洪荒的尽头,似乎一切都在从她身体里一点点剥离,再慢慢远离。
喜悦、悲伤、烦恼、痛苦、爱恋……甚至连生命都在远离。
骆寻说不清楚那种感觉,似乎冥冥中触摸到了死亡,让人宁静又恐慌。
她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了——
四周是无边无际的漆黑,繁星万点静静闪耀,还有一团团光华璀璨的星云。
她依旧在不停地漂浮旋转,整个宇宙都好像在随着她转动。
光华流动间,斗转星移,她像是看到了宇宙初生的状态。
天地玄黄、鸿蒙初开。
生命孕育、诞生、繁荣、衰老、凋敝。
亿万年的进化,从RNA到DNA,从肉眼看不见的原核生物到千姿百态的生物种群,无数的物种崛起,无数的物种灭亡。
生命是繁衍不息,也是朝生暮死。
生命是永恒,也是刹那。
生命是至强至坚,也是至弱至脆。
混沌间的刹那通明,骆寻竟然泪盈双睫。
她神情怔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像是一个失聪的人刹那间听到了星际中顶尖交响乐团的迎春舞曲,太过震撼,反而失去了用语言表达的欲望。
殷南昭似乎完全知道她的心情,一直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抱着她。
良久后,骆寻的心情才渐渐平复,轻声说:“谢谢。”
这样诡秘莫测、波澜壮阔的景致,如果不是殷南昭,她应该一辈子都不会看到、感受到。
因为两颗心的相拥,不仅拥有了自己的世界,还拥有了对方的世界,生命的长度没有变,可生命的广度与深度都变了。
壮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桐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华并收藏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