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奥丁联邦指挥官辰砂异变的新闻曝光后,整个星际的人类对异种都是又畏惧又憎恶。
殷南昭下令楚墨耐心地和人类沟通,尽量让人类了解什么是突发性异变——并不是神秘诡异的怪事,只是一种令人伤心的基因病。
楚墨对全星际公开披露了奥丁联邦几百年来关于突发性异变的研究,还联系了他认识的各个星国的权威医生和知名的基因学家,把研究资料发送给他们,证明突发性异变只会发生在A级体能以上的“携带异种基因的人类”身上,相对整个异种人群是小概率事件。
殷南昭希望人类明白,体能A级以下的异种没有异变可能,也就是说,普通的“携带异种基因的人类”不会突然变成野兽,对其他人造成伤害;希望人类对异变兽的恐惧憎恶不要漫延到普通异种的身上。
但是,在恐慌情绪的感染下,没有人愿意真正聆听,连专业的医生和基因学家都拒绝用理智去分析,人们就是认定了异种会变成凶残的野兽,伤害人类。
各个星国都开始驱逐、迫害“携带异种基因的人类”,异种们不得不四处躲避逃亡。
殷南昭下令紫宴调动所有资源,尽量帮助异种逃往奥丁联邦,但并不是每个异种都愿意逃到奥丁联邦,因为异种也会害怕突然异变的异种。
而且,辰砂的突然异变导致了人类和异种的势不两立,让这些普通的“携带异种基因的人类”在一夕之间失去了家园和亲人,他们对那个从没有去过的奥丁联邦甚至有了隐隐的恨意。
他们有的加入了雇佣兵团,靠着卖命养家糊口;有的加入了海盗团,靠着打劫为生;还有的在星际间四处流浪,靠着不太光彩的手段苟且偷生……
就像力与力的作用是相护的,人与人之间的伤害也总是相互的。当人类驱逐迫害异种时,异种也会心怀怨恨地奋起反抗,当反抗造成了伤亡惨剧时,人类就越发认定异种是凶残冷血的野兽。
人类和异种的敌对,不仅让无数异种流离失所、家破人亡,也让无数普通人类失去了家园,失去了亲人。
整个星际都变得动荡不安,家不成家、国不成国。
当英仙叶玠态度强硬地对异种开战,所有星国都好像找到了主心骨,陆陆续续地宣布支持阿尔帝国,派出军队支援阿尔帝国对奥丁联邦的剿灭战。
六百多年前,当阿尔帝国是星际间最强大的星国时,也不过只有二十来个星国愿意和它组成联盟军讨伐异种,这一次却有将近一百个星国加入联盟军,再加上雇佣兵团,几乎整个星际、所有人类的势力都参与了战争。
G2299星域的战争不再仅仅是奥丁联邦和阿尔帝国的战争,还是异种和人类的战争。
实力强的星国直接派出大型战舰支援阿尔帝国,很多中小星国没有能力参与这样大型的太空战役,就宣布愿意提供能源,保证阿尔帝国的能源补给线畅通便捷,比奥丁联邦节省了十分之一左右的时间和成本。
短时间内看不出差异,但时间长了,这样的差异会让善于利用的指挥官彻底掌控战势,把另一方活活扼死。
百里苍是能源交通部部长,又精通军事,自然能看明白这种差异。
他一直非常自负于奥丁联邦的能源补给线,曾经在议政厅,当辰砂不同意开战时,嚣张挑衅地对辰砂说:“太空战役打的就是能源,我能源到处就应该是你战舰征服处!”
但是,现在面对所有人类的联合时,他终于理解了紫宴曾经说过的话:“与阿尔帝国为敌和与整个人类为敌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虽然天时地利人和、所有形势都对阿尔帝国有利,但英仙叶玠知道自己的对手不是一般人,绝不能轻敌。
不管心里多么恨意滔天,他的行动都十分冷静克制,并没有立即发起全面进攻,而是在试探性进攻的同时,把更多的心思放在了整顿军务上。
毕竟他刚刚登基,不管是军队里,还是阿尔帝国国内,很多人并不认可他,如果此时他一个疏忽打了败仗,不但会让高涨的士气一泻千里,还会让不支持他的人趁机作乱。
叶玠经过深思熟虑,认为拖一拖时间对他更有利。不如利用殷南昭这块磨刀石把阿尔帝国这把已经生锈的刀好好磨一下,等锋利的刀刃露出来后,再干脆漂亮地全力出击。
殷南昭很快就察觉出英仙叶玠的意图,但奥丁联邦是为了保卫自己而战,不是为了侵略而战,战争的主动权掌握在英仙叶玠手里,不在他手里。
正好奥丁联邦已经四百多年没有打过大型太空战争,北晨号太空母舰上的大部分军人都太生嫩,他们需要一个浴血成长的过程。
英仙叶玠用他做磨刀石练兵,他也可以用英仙叶玠做磨刀石练兵。
一次次战役,奥丁联邦和阿尔帝国各有输赢,战场上呈现胶着状态。
百里苍一直密切关注着每一次战役。
他像小时候一样,每一次战役结束后,都会在智脑中复盘模拟演习,假想自己是指挥官该如何指挥这场战役。
不知道是他成长了,还是殷南昭退步了,他再找不到以前复盘演习殷南昭指挥的战役时的热血沸腾、高山仰止的崇拜感了。
他出生没多久,母亲就因为基因病去世了。
父亲是在能源星上开采能源的矿工,收入优渥,但常年在外,为了给他一个安定良好的生活环境,父亲把他寄养在阿丽卡塔星的亲戚家,按月给亲戚家支付一笔不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桐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华并收藏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