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南昭带着骆寻走到关押英仙叶玠的舱房前。
“我在外面等你。”殷南昭打开了金属门。
骆寻点点头,走进去。
叶玠正双手撑地,做俯卧撑锻炼身体,看到骆寻,一个利落地翻身,伴随着脚镣的叮叮咚咚声,笔直地站在了骆寻面前。
他风姿完美,依旧像是一位教养良好的王子,如果不是他身上的囚衣、脚上的锁链,骆寻几乎完全感觉不出来他是俘虏。
骆寻克制着紧张,尽量淡定自若地打招呼:“你好。”
叶玠静静看着她。
看得骆寻几乎局促不安时,他优雅地展了展手,微笑着说:“请坐。”似乎牢室里真的有椅子,可以请人入座。
叶玠坐到地上,骆寻也跟着他坐到了地上。
恍惚间,她觉得眼前的一幕似曾相识,想起了十几年前她见到穆医生时的画面。
叶玠笑了笑,说:“很像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骆寻苦笑。
气场这东西真的很玄妙,明明现在叶玠才是阶下囚,可是,两人面对面时,她依旧处于弱势,完全被他的气场压制。
叶玠说:“我和龙心曾经设想过很多危险,但怎么想都没有想到今天的局面。”
骆寻目光下垂,避开了叶玠一直胶着在她脸上的视线:“不管龙心和你约定过什么,我现在是骆寻,过去的事都过去了。”
叶玠问:“殷南昭对你好吗?”
骆寻点点头。
“你爱他?”
骆寻点点头。
叶玠沉默不言,哀伤怜惜地看着骆寻。
骆寻心里十分怪异不安,清了下嗓子,说:“这次我来见你,不是叙旧,是想问问你封林的孩子在哪里,是否安全。”
叶玠温和地说:“那个孩子很平安。龙心虽然讨厌异种,但对那个发育畸形的孩子很感兴趣,一直放在自己的秘密实验室里照顾得很仔细。”
“封林告诉我,她把孩子交给了神之右手,怎么会在龙心手里?”
“神之右手是龙心的母亲,很早以前就去世了。封林见到的神之右手是年轻的龙心冒充的。其实也不算冒充,龙心在基因方面的天赋比她的母亲还强,担得起‘神之右手’这个称号,否则,同样研究基因的封林不会心生崇拜,心甘情愿地把孩子交给她。”
骆寻满面震惊。
神之右手居然是龙心的母亲?
根据她的骨龄,那个时候龙心应该才二十岁出头,竟然已经能让封林接触一次后就心生敬佩崇拜,没有丝毫怀疑地相信了她就是成名百年的神之右手。
龙心的天赋到底有多逆天?
骆寻再一次意识到,她和龙心不是同一个人。她跟在封林身边十余年,封林虽然也赞叹她天赋出众,可从来没觉得她的天赋出众到需要仰望。
叶玠淡淡说:“龙心智商很高,是天才,但天才背后付出的努力常人难以想象。她两岁开始看解剖图,三岁开始摸人骨,五岁进手术室看母亲做手术,七岁开始解剖人体,每天晚上抱着睡觉的玩具是骷髅。”
骆寻一直觉得自己很努力,现在才知道,和龙心变态般的努力相比,她只是正常人的努力。
叶玠温柔地看着她:“你记得做饭,记得跳舞,记得听过的故事,却忘记了你非常辛苦、非常努力才掌握的基因知识,肯定是因为它们让你太不快乐了。你的潜意识只愿意记住让你快乐的事,不愿意记住让你不快乐的事。”
骆寻不想再和他讨论龙心,开门见山地说:“封林临死前,拜托我照顾她的孩子,如果你可以把孩子还给我,我非常感激。”
叶玠没有理会骆寻的话,自顾自地说:“我知道你现在很快乐,但是,再快乐都只是一个梦。不管梦境多么美好安宁,你终将从梦里醒来,面对真实的人生。这个真实的世界很艰难、很残酷,我希望我能陪着你面对,但我不知道自己这一次能不能活下来。如果你醒来时,我已经死了,不要责怪自己。不管你做了什么,都只是因为你在做梦,没有人能控制梦里发生的事。”
骆寻都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不受控制地一颗颗坠落。
叶玠探过身,轻擦去她的眼泪:“我希望你记住,我从没有责怪过你,是我没控制好事情的发展,是我没有办法等到你醒来,是我没有遵守诺言和你一起去完成我们的计划。但是,我们一起住过的屋子,一起种的树都在,它们一直在等你回家,就算我不在了,你也要勇敢地继续走下去,一定要过得比我在时更好,因为你还要替我好好地活着。”
骆寻猛地侧头,避开了他的手,一边擦眼泪,一边说:“殷南昭没有打算杀你。”
叶玠淡然地笑:“如果不用我的生命去祭奠南昭号和百里苍,奥丁联邦民众的熊熊怒火根本无法平息,殷南昭自身难保。”
“祭奠什么?南昭号怎么了?”
叶玠愣了一愣,才想到太空母舰上信息屏蔽。只要殷南昭不主动说,骆寻根本没有机会知道外面发生的事。
“殷南昭没有告诉你他如何抓住我的吗?他下令南昭号撞击英仙号。两艘星际太空母舰的相撞不亚于两颗行星的相撞,几乎所有战舰毁灭,全部战机化为灰烬,整个公主星生灵涂炭。”
骆寻满面震惊,喃喃说:“南昭肯定有这么做的理由。”
叶玠嘲讽:“他当然有这么做的理由了,因为他是个疯子!你真的知道你爱的男人是什么样子吗?”
“我知道!他如果不是疯子,早就杀了我了,哪里有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桐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华并收藏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