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骆寻直接穿过玻璃窗,走到花园里,直到面前的金属栅栏将她阻挡住。
骆寻蹲下,探手过去,摸了摸异变兽温热柔顺的皮毛。
她像是对正常人一般正常地说着话:“辰砂,我度假回来了。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骆寻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闲话,一边帮异变兽顺毛。
异变兽沉沉地睡着,也许觉得很舒服,表情十分安详享受。
骆寻注意到它的犄角已经几乎全缩回去,只剩下一个小小的角露在外面。
她摸了摸,觉得还蛮可爱,像是一个小巧玲珑的玩具,不再是一个杀人的凶器。
不知道它的眼睛有没有好转?
骆寻的脸紧贴着栏杆,双手都探过金属栅栏,想要掰开异变兽的眼皮,看看它的眼睛变化。
突然,异变兽睁开了眼睛。
骆寻被吓了一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本来以为自己又要再去做一次断肢再生手术,没有想到异变兽并没有咬她。
它定定地看着她,漆黑的眼睛里满布着猩红的血丝,就像是两枚摔出裂纹的玛瑙石珠子。
骆寻和它怔怔对视。
一瞬后,她满怀紧张,试探地叫:“辰砂?”
它没有丝毫反应,却也没有像之前一样狂躁攻击,骆寻忍不住头往前倾了倾,满怀期望地叫:“辰砂?”
“嗷——”
一声怒吼,异变兽张开血盆大嘴,猛地咬过来。
隔着金属栅栏,它没有咬到骆寻,却依旧不肯罢休地狠狠咬着金属栏杆。
希望骤然落空,骆寻心里满是难过。
刚才有多紧张期待,这会儿就有多失望沮丧,她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呆呆地看着异变兽。
安教授把她从地上拽起来:“到它自由活动的时间了,出去吧!”
骆寻低声说:“我刚才差点以为……”
“它第一次没有立即狂化攻击时,我也以为辰砂回来了。”安教授苦笑着摇摇头,“只是镇定剂的副作用。它的狂化在明显好转,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彻底平静下来,变得像是一只普通野兽,不会再无缘无故地攻击人。”
骆寻沉默。
安教授即是自我安慰,也是安慰骆寻:“不管怎么说,它不再随意攻击人了,宿五他们照顾它,我们做研究,都更加容易了。”
骆寻勉强地笑笑。
这个时刻,她又会忍不住想,如果是龙心,应该能更快地研究出治愈异变的药剂吧?
隔离区。
一道道金属门打开,又关闭。
骆寻和安教授一边往实验室走,一边讨论着异变兽的各种状况。
突然,警报响了几声,走廊上的红色警报灯亮起。
骆寻和安教授停住脚步,彼此相视一眼,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骆寻急忙联系宿一,宿一回复异变兽一切正常。
骆寻刚松了口气,通信器的蜂鸣音又响起。
来讯显示是殷南昭,骆寻的心又提了起来,急忙接通。
“怎么了?”
“叶玠出事了,你尽快过来……”
骆寻没等殷南昭的话说完,就开始狂奔。
安教授叫了两声没叫住,只能看着她一溜烟地消失不见。
骆寻一口气奔到关押叶玠的地方,看到整个牢室都被炸毁了,形状各异的机器人忙忙碌碌,有的挥舞着机械臂灭火,有的在清扫维修。
黑烟中,殷南昭开路,两个医疗兵抬着只剩下半截身子的叶玠,从炸毁的牢室里走出来。
“叶玠!”骆寻扑过去。
躺在担架上的叶玠,两条腿炸没了,剩下的半截身子焦黑,如同被火烧过的枯木。半张脸还能依稀看出往日模样,半张脸却血肉模糊,耳朵眼睛都没了。
电光火石间,骆寻脑海里浮光掠影,闪过无数画面——
花园里,叶玠踏着夕阳而来,隔着窗户,微笑着把一束野生的迷思花递给她。
画架前,叶玠指着亲手绘制的水彩画,给她讲述他们以前捡胡桃、做胡桃松饼的事。
岩林里,风沙漫天,叶玠为了保护她,遍体鳞伤,被石头割掉了一只耳朵。他明知道是她设局杀他,仍旧毫不犹豫地把只能容纳一人的岩石缝隙让给她;他明明被她扎了两刀,却依旧想用身体帮她挡去风沙。
龙血号太空母舰上,叶玠很开心她回来了,她却先用寻昭藤麻醉他,又开枪射伤他的一只胳膊和一条腿,他悲怒交加,拿枪对准她,但是最终仍旧没有开枪,放过了她。
……
不知不觉中,骆寻已经泪流满面。
“叶玠,你不能死!”
叶玠仅剩的一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里面盛满了牵挂和担忧。
他已经完全说不出来话,却努力动了动下颚,似乎想挤出个笑来安慰她。鲜血从他的嘴里、鼻子里汩汩往外冒。
“你不要动,不要动……”骆寻哭着说。
两个医疗兵把叶玠小心翼翼地放进医疗舱,立即关上舱门,启动了紧急抢救程序。
麻醉喷雾已经开始全身麻醉,叶玠却拼尽全力,挣扎着抬起一只焦黑的手,颤颤巍巍地在透明的舱门上用血写下几个歪歪扭扭的字。
骆寻以为他是要说什么至关紧要的大事,没想到他竟然是想安慰她。
“我没事……不哭……”
骆寻泪落得更急,急忙胡乱地抹去脸上的泪,“我不哭,只要你活着,我就不哭。”
叶玠的眼睛闭上,手无力地垂下,陷入了完全昏迷。
两个医疗兵推着医疗舱,匆匆忙忙往手术室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桐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华并收藏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