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离把骆寻押送进警车。
骆寻本来以为棕离会把她带到警局,没有想到警车停在了英烈堂附近。
英烈堂里正在举行悼念G2299星域阵亡将士的仪式,几乎整个联邦的重要官员都在里面,安保力度是联邦最高级别。
四周停满了军车、警车,此时多了他们一辆,也不引人注目。
骆寻心里升起很不妙的感觉,质问:“棕离,你想干什么?”
棕离脸色阴沉地盯着车窗前面,沉默不语。
“你到底想干什么?”骆寻以前觉得棕离虽然为人讨厌,但行事还算刚正,可现在她不确信了。
“棕离,你说过你是执法者,要行独性毒。如果你和楚墨勾结,就违背了……”
棕离突然拿出一块胶条,封住了骆寻的口:“我没有和任何人勾结。”
骆寻恨恨地瞪着他。
棕离却不再理她,依旧脸色阴沉地静坐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寂静的车厢里,骆寻隐隐约约感觉到,棕离的内心并不像他的表面一样平静,他似乎也身陷痛苦的挣扎中。
嘀嘀。
棕离的个人终端响了,他扫了一眼,像是接到了行动信号,立即开始检查自己的武器匣和枪械。
确认一切没有问题后,他把骆寻狠狠推下车,押着她朝英烈堂走去。
骆寻意识到了棕离想干什么,挣扎着不想走,可反抗没有丝毫效果,她被棕离硬推着带进了英烈堂。
英烈堂内。
气氛庄重肃穆,所有人要么穿着军服,要么穿着黑色正装,都肃容站立。
悲凉婉转的哀乐声中,最后一个烈士的名字刻在了英烈堂的墙上。
音乐停止,殷南昭宣布追悼仪式结束,众人纷纷落座。
殷南昭正要走下台,左丘白突然站起来,高声说:“执政官阁下,请问为什么不处死导致了这场战争的异变兽和特级战犯英仙叶玠?”
殷南昭平静地看着他:“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我想说,处死异变兽和英仙叶玠才是对阵亡将士最实际的悼念!执政官阁下为什么不做?”
四周响起嗡嗡嗡的议论声。
“是啊!为什么不处死异变兽和英仙叶玠?”
“说什么研究异变兽治愈异变,可到现在什么研究成果都没有。”
“听说棕离部长去要过英仙叶玠,执政官不但拒绝了,还威胁要射杀棕离部长。”
……
左丘白的声音响起,压过了众人的小声议论:“今天,我将以联邦大法官的身份对执政官殷南昭提出弹劾。”
刹那间,整个英烈堂鸦雀无声,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
每个人都知道一场巨大的风暴即将降临。
左丘白面容清冷,身形挺拔,穿着黑色的大法官服,犹如出鞘的正义之剑。
殷南昭一身军服,处变不惊,渊渟岳峙,崖岸卓绝。
左丘白盯着殷南昭,朗声说:“一,殷南昭纵容私人感情凌驾于法律之上,不按照军规处决异变兽,让无数士兵置身在可以预见的危险中。二,殷南昭滥用执政官的权力,包庇战犯英仙叶玠,没有正当理由地驳回死刑提议。三……”
左丘白看了眼四周,一队又一队荷枪实弹的警察拥上去,枪口全部对准殷南昭,将他环绕在中间。
殷南昭却没有丝毫惊慌的样子,依旧从容淡定地站着。
英烈堂里哗然,响起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殷南昭的警卫队全部举起枪,对准了警察。身穿军服的军人们也都站了起来,手握着枪,对准左丘白。只要殷南昭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毫不留情地发起攻击。
左丘白扫了眼自己周围的军人,毫无惧色地大声说:“三!殷南昭明知自己是克隆人,还出任联邦执政官,欺世窃国、罪无可赦!我宣布,立即拘捕他,无条件剥夺他的执政官职位,无条件剥夺他的所有人权,如果反抗,当场击毙!”
喧闹的惊叫声和对峙声骤然消失,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幻听了,露出了迷茫困惑的表情。
一个有些年纪的将军讥嘲:“克隆人?开什么玩笑?”
“不是玩笑!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弥天大阴谋!”
一个男人沙哑苍老的声音传来。
众人闻声望去,看到楚墨搀扶着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走过来。
年纪轻的人不知道他是谁,年纪大一点的却都知道他是楚墨的父亲楚天清,不仅是和安教授齐名的基因学家,为联邦的基因研究作出过卓越贡献,还是第四区的上任公爵,在政界和军界都很有威望。
起先说话的将军面色缓和,问:“一个精心设计的弥天大阴谋,究竟是什么意思?”
楚天清看着殷南昭:“事已至此,何必再藏头露尾?不如把面具摘下来吧!”
殷南昭一言不发地摘下了面具。
众人发出惊呼声,并不是想象中腐朽溃烂的脸,而是一张非常正常的面容。
如果不是因为所有政令都必须有生物基因签名,确保了政令发布者必须是本人,大家都要怀疑有人冒充执政官了。
一个将军质问殷南昭:“阁下,为什么要改变容貌,还要假装得了基因病?”
楚天清说:“一切匪夷所思的事情都因为他是克隆人。安教授为了基因研究走火入魔,瞒着所有人,用首任执政官游北晨的基因制造了这个怪物。”
一个克隆人竟然成为了联邦执政官?一个克隆人竟然领导了他们这些自然人几十年?怎么可能?所有人都觉得事情荒谬到完全无法相信。
军人们急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桐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华并收藏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