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文学屋 www.wenxue5.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辛洛爬到岸边,翻身坐起,觉得手火辣辣的疼,才发现刚才太紧张了,一直用力抓着小角的犄角,竟然被小角犄角上的骨刺扎得手掌上满是小洞都没有察觉。
小角趴到她身边,伸出温热的舌头,小心翼翼地舔辛洛的手,喉咙里哼哼唧唧的呜鸣,像是在安慰她。
因为身上的水还没有抖掉,雪白的毛湿淋淋地黏在一起,黑漆漆的眼睛里泪光盈盈,像是一只受了委屈的落水狗,份外楚楚可怜。
辛洛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一点皮肉伤而已,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小角像是听懂了,不好意思地用爪子捂脸。
辛洛含着笑戳它的脸:“一张大饼脸,挡不住的。”
小角嗷呜一声,把头埋在了地上。
辛洛仰头看了眼山顶,揉揉它的头,“我们还得继续逃,那些人只是一时想不到而已,等发现附近找不到我们,肯定会想到温泉池的下水口。”
她本来的计划可没有这么狼狈,完全是因为小角的突然出现,让计划失控,连武器都没来得及拿一件。
但是,碰到这么蠢的家伙能有什么办法呢?
深山里。
月色映照下,高低起伏、绵延不绝的树林里一切都影影绰绰,看不分明。
辛洛领着小角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她没有个人终端,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才能走出去,但现在的形势,外面肯定已经乱套了。她这样稀里糊涂不是坏事,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追杀她的人更不清楚了。
辛洛身上还是那套从疤晟衣柜里借来的衣服,布料不好,沾上水后湿哒哒地黏在身上,冷冽的山风一吹,全身冷飕飕的,十分难受。
小角却没有这个困扰,身子抖了几抖后就差不多全干了,雪白的毛看上去蓬松又温暖。
辛洛看得十分嫉妒,对小角恶狠狠地嘀咕:“真想把你的皮扒下来裹到身上!我剥皮的技术不错哦,你要不要试一下?”
小角没听懂她说什么,却感觉到她的心情不错。作为回应,它温柔地用舌头舔了舔她的手。
辛洛满脸无奈地翻白眼:“和你说话完全就是对牛弹琴。”
清晨。
紫宴刚起床洗漱完,个人终端就尖锐地响起来。
他在曲云星居住了二十来年,几乎足不出户,也不结交任何朋友,唯一有往来的人就是疤晟。他没有看来讯显示就下令:“接通。”
疤晟惊慌的声音传来:“逸心,小角不见了,你能过来看一下小莞吗?我去后山找小角。”
“马上过来。”
紫宴拿起外套,正准备出门,突然间,头晕目眩,窒息般的疼痛席卷全身,身体不受控制地栽倒在地。
他嘴唇发紫、脸色煞白,双臂和仅剩的一只腿都在无意识地痉挛颤抖。
整个人完全失去了行动能力,显得十分无助,可他的眼神很平静,就好像早已经习惯一切。
自从少了一颗心后,身体就经不起疲累。昨晚只是没有睡好,今天早上就病发了。
紫宴安静地平躺了一会儿后,疼痛渐渐缓解。
他慢慢坐起,吃了两颗药,把摔歪的机械腿调整好,站了起来。
他穿上外套、整理好头发,微笑着走出门,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紫宴赶到阿晟兽医店,阿晟正在穿登山鞋,准备进山。
“小角什么时候不见的?”
“不知道。我早上一起来就没有看见它,也许昨天晚上就不见了。”疤晟穿好鞋,指指正在饭厅吃早饭的小莞,“等小莞吃完早饭,你监督她洗脸刷牙。她很讨厌刷牙,大人不盯着就糊弄人。”
疤晟说完,匆匆跑出门去找小角。
紫宴坐在小莞身旁,盯着空荡荡的后院,表情若有所思。
深山里。
初升的阳光洒落在连绵起伏的森林中,映照着深深浅浅的绿。白色的山岚雾霭将散未散,随着晨风,在层林间缭绕盘旋。
辛洛摇摇晃晃地走着,突然脚下一软,摔倒在地,整个人骨碌碌地向下滚去。
眼看着就要滚下陡峭的山壁,小角跃到她身畔,用身体挡住了她。
“谢谢。”
辛洛努力想爬起来,可头晕目眩、手脚发软,只想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
小角焦急地用舌头舔她,辛洛略微清醒了一点。
她看看手上的伤口,已经溃烂,肿得老高,明显是感染了什么恶性病毒。
辛洛觉得全身发冷,用手背试探了一下自己额头的温度,感觉都烫手了。
她本来一直随身携带急救包,但进入别墅后被机器人收走了,现在只能束手无策地任由病毒在身体内肆虐。
小角又拱又推,辛洛终于气喘吁吁地坐起来。
它焦急地低鸣,不停地往前跑,示意她跟着它走。
辛洛有气无力地说:“我要休息一会儿。”
小角似乎明白她真的走不动了,回到她身边,却是背对着她,头高高地昂起,犄角探出,一种守护的姿态,像是准备和入侵者战斗。
辛洛明白,追兵已经到了。
她笑了笑,喃喃说:“如果龙心辛洛死在一个三流雇佣兵团的手里,可真是丢人丢大了。”
一会儿后,十二个荷枪实弹的黑衣人出现在他们视线内。
辛洛冷冷说:“全部杀了!”
黑衣人看到小角,谨慎地停住。
领头的黑衣人挥挥手,示意两个士兵先过去看看。
他们刚过来,小角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他们扑杀,可它像是有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桐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华并收藏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