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儿下令警卫队换上烈焰兵团的作战服,全部伪装成烈焰兵团的雇佣兵。
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护送着兵团长戴夫和其他两个已经投降的雇佣兵,登上了烈焰兵团的飞船。
战舰收到信息,很意外他们突然返回,但艾米儿给的理由很充分:团长之前联系战舰,发现他们失联,很不放心,特意回来查看。
主控室的人焦头烂额地解释:因为能源故障,导致信号屏蔽系统紊乱。
他们看到说话的人是团长的心腹,团长又就站在旁边,完全没有起疑,核对完身份后就打开了战舰舱门,让飞船进入。
艾米儿和警卫队都暗暗握紧了枪。
兵团长和其他两个俘虏也高度紧张。
舱门打开后,还有一次例行检查。烈焰兵团绝不可能发现不了异常,肯定会有一场恶战。
对艾米儿来说成败在此一举,对烈焰兵团长来说则是最后的生机。
没有想到,舱门打开后,艾米儿发现四周的雇佣兵已经全部被清理掉了,迎接他们的人只有一个穿着烈焰兵团作战服、戴着作战头盔的男人。
艾米儿还未及反应,就看到他身形一闪,已经越过他们,站在了辛洛身旁。
艾米儿反应过来,是小角兵团的另一位成员——那个不说话、只杀人的男人。
艾米儿惊诧地问:“他什么时候进入战舰的?”
辛洛淡淡说:“跟着副团长的尸体。”
艾米儿满面匪夷所思,不敢相信地问:“真的只有你们两个人?”
辛洛反问:“两个还不够吗?”
艾米儿看着眼前平静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一男一女,忽然觉得这个星际要变天了。
艾米儿领着警卫队直奔主控室。
一路之上,有戴夫团长在,一切门禁都形同虚设,偶尔碰到几个察觉到不对劲的士兵,不等警卫队出手,小角就已经搞定。
不到十分钟,他们就顺利进入了主控室。
以有心算无心,又有小角在,几乎转瞬间警卫队就控制了主控室。
艾米儿站在控制台前,觉得一切像是做梦,双手忍不住地簌簌直颤。
她也算经历过大风大浪,可从来没有想过竟然能这么容易就掌控一艘大型战舰。
艾米儿定了定神,看向辛洛。
辛洛淡然地说:“这是你的战舰。”
艾米儿压抑着激动,打开广播,对整艘战舰的士兵发表讲话:“我是曲云星自治政府的总理艾米儿。从现在开始,由我接管烈焰号战舰。戴夫团长放弃团长的职位,由我暂时出任团长。之后可以再民主决议,能者居之。所有人职务不变、薪酬不变、福利不变……”
艾米儿的确是个人才。
强硬地宣示主权后,给高层领导留下了念想。
不服她?没关系,还有机会,她只是暂时过渡,欢迎能者居之。
给中低层管理者和普通的士兵承诺了一切不变,反正都是出生入死讨生活,只要职务薪酬福利不变,高层的斗争和他们没有丝毫关系。
辛洛站在巨大的椭圆形观察窗前,安静地眺望着广袤无垠的苍穹。
星河浩瀚,星辰璀璨。
人类的生命在宇宙苍穹前犹如朝生暮死的蜉蝣般脆弱短暂,也许穷尽一生,都难以窥探到万物的本质,但是,如此浩瀚的宇宙并没有赋予生命意义,而是脆弱的生命给宇宙赋予了意义。
小角站在辛洛身旁,默默陪着她。
主控室内一片欢腾,人人都掩饰不住地兴奋激动。只有他们这个小小角落,平淡到冷寂,像是处在另外一个世界,周围的一切都和他们无关。
艾米儿处理完事情,走了过来。
她没有刚才说话时看似谦虚实则傲慢的态度,像是变色龙一般换了张面孔,恭敬地问辛洛:“我召集了战舰上的军官开会,您要去吗?”
“我说了,这是你的战舰。”
“您要的实验室这一两天就能建好,所有仪器都严格按照您的要求。”
“帮我调查一件事。”
“什么事?”
“曲云星上曾经有一个异种的秘密实验室?”
“是烈焰兵团和前任总理合作的项目。他们掏空了一座山,在里面建立了一个实验室,不知道在研究什么。大概三十多年前实验室意外爆炸,实验就终结了。那时候我刚到曲云星不久,才进入医疗卫生部工作,忙着处理恶性传染病事件,没注意这事。后来,也就前段时间,才从那个副团长嘴里听说是一个异种弄的实验室。”
“帮我追查这件事,越详细越好。”
“是。”
“不要惊动任何人。”
“明白。”
艾米儿有一种很古怪的感觉,辛洛灭掉烈焰兵团,并不是寻仇,而是为了方便追查这件事。
艾米儿给辛洛安排了一艘小型飞船。
辛洛带着小角先回曲云星。
快到总理府时,从飞船上俯瞰下去,发现商业区灯火闪烁、人潮熙攘,像是在欢庆什么节日。
辛洛扫了一眼,就不感兴趣地移开了目光。
小角却趴在舷窗上看得津津有味,好奇地问:“洛洛阿姨,他们脸上戴着什么?”
辛洛凑到舷窗前仔细看,可惜A级体能的视力只能看到下面熙熙攘攘的人潮,压根辨认不出脸在哪里。
辛洛对智脑吩咐:“在附近找个地方停。”
飞船停在了曲云星最大的商业楼上。
辛洛带小角离开飞船,走到街道上。
就像突然进入了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到处都是欢快的笑声,人们成群结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桐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华并收藏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