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角的双腿依旧时不时会僵硬,辛洛不许他逞强,让他坐到轮椅上,推着他走。
可惜别墅再大,也有尽头。别墅外面的路怪石嶙峋、灌木丛生,轮椅推不过去,只能停下。
辛洛自己过不过去都无所谓,但小角一直眼巴巴地看着,显然很向往山林野地。
辛洛想到,除了他刚变回人的那一个多月,其余时间小角都陪她待在实验室里,几乎足不出户,像坐牢一样。
这样的生活,她从小到大早已经习惯,小角却真的有违天性。
辛洛背对着小角蹲到轮椅前面,“我背你去山林里走走。”
小角心思单纯,完全没有任何别扭、不好意思。
他开开心心地趴到辛洛背上,让辛洛背着他沿着山径走到山林深处。
小雪簌簌,两个人走得不疾不徐,沿着山径爬到山顶,逛了一大圈。
辛洛寡言少语,但十分配合。
不管小角想去哪里、想做什么,她都会顺着他的心意,背着他过去,陪着他做。
小角发现了一只在雪地里扒食的野鸡,让辛洛去捉。
辛洛听话地去捉,却扑来扑去,都没有捉住。
小角看得着急,自己捏了个雪团,把野鸡给打晕了,才成功捉到。
小角一边鼓掌欢呼,一边指着辛洛嚷:“白痴!”
辛洛觉得十分耳熟,“你跟谁学的骂人的话?”
“你!”
辛洛沉默。
也不知道是为了表明自己不是白痴,还是运气好,辛洛在一株高大的落叶乔木下发现了认识的植物。
她扒开积雪,挖出了埋在雪下的野芋头。
小角问:“这是什么?”
“野芋头。”
“可以吃的?”
“嗯。”
“你怎么知道?”
“小时候,我爸爸带我和哥哥出去打猎,我爸爸告诉我的。”
“你爸爸好厉害。”
辛洛一边捡芋头,一边笑着点头:“我也这么觉得,感觉他什么都懂。”
“你爸爸还会干什么?”
……
回去的路上,辛洛背着小角,小角背着野鸡和野芋头。两个人一边沿着山径不疾不徐地走,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回到温泉别墅,辛洛让小角去泡温泉,暖和僵硬的下肢。
她去厨房把野鸡收拾干净,野芋头削皮切块,再倒上半瓶上好的红酒,一起放进烤箱,用小火慢慢焗。
辛洛出来时,看到——
温泉池上热气蒸腾、白雾缭绕。天空中簌簌而下的细小雪花还未落到水面就化作了水珠,毛毛雨般飘着。
小角规规矩矩地坐在温泉里,脸上依旧戴着毛茸茸的白狐半面面具。
因为沾了水,绒毛一片片黏在一起,显得有点狼狈。
辛洛蹲在温泉池畔,好奇地问:“你这什么毛病?竟然面具一戴上就不肯脱下来了。”
小角不说话,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安静地看着辛洛,配着一张莹白的狐狸脸,显得十分柔顺乖巧。
“泡温泉就不要戴这东西了。”辛洛伸手想要摘掉他的面具。
小角偏头躲开。
辛洛好笑,只知道扒人家衣服很难,没有想到扒面具也这么难。
她半真半假地逗弄着小角,继续去摘他的面具。
小角虽然腿脚不便,但体能比辛洛高太多,左躲右闪,每一次都恰到好处地闪躲开。辛洛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摘下他的面具。
辛洛脾气发作,不知不觉中那一半假没了。
她抓住小角的胳膊,想要强行摘下他的面具。扯拽间,小角不小心力道大了,辛洛咕咚一下,从岸边跌进温泉池里。
小角看闯祸了,立即不敢再动。
辛洛气鼓鼓地从水里钻出来,狼狈地瞪着小角,命令:“把面具摘掉!”
小角的手按在面具上,却仍旧在迟疑。
辛洛纳闷不解:“一个面具而已,又不是扒下你的脸皮,为什么这么不情愿?”
小角低垂着视线,小声说:“我的脸太丑了,你看了总是不高兴。”
辛洛愣住。
白雾缭绕中,雪花簌簌,化作雨水淅淅沥沥地落下。
小角心里挣扎半晌,终是舍不得违逆辛洛,就要摘下面具。
辛洛突然说:“不用摘了,戴着吧!”
小角抬眸,飞快地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辛洛,手慢慢放下,缩到了水中。
辛洛坐在温泉里,看着眼前的白雾,淡淡说:“腿脚僵硬只是刚开始,以后说不定会全身溃烂,你……”
辛洛本来想说“你还敢继续吗”,但是,她会给他不继续的机会吗?
不会!
既然她压根不允许他退出实验,又何必假惺惺地问?
小角温和地说:“没有关系,我能忍受。”
辛洛扭头看小角,隔着狐狸面具,只能看到他清澈见底的眼睛。
“为什么?”
小角茫然地问:“什么为什么?”
“明明身体很痛苦,为什么还要配合我做实验?”
小角回答不出来,仔细想了一会儿,依旧回答不出来。他眼睛里闪过苦恼,憋了半晌才终于憋出一句:“因为……我想。”
辛洛表情冷淡,看着雾气缭缭上升,包裹住雪花,雪花变成水滴,落入水里。
“小角,做人不是这样的。只有宠物才会对主人唯命是从,主人让它做什么,它就傻乎乎地做什么。人和人之间不是这样的,人是利己主义者,自己的喜好、欲望、利益、生死才最重要,凌驾于其它之上。”
小角似懂非懂地想了想,肯定地说:“是啊,我就是利己,因为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桐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华并收藏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