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一言不发,去辛洛的实验室看了一圈,仔细检查过每台仪器,出来后询问:“这两个异种是用来做实验的奴隶?”
辛洛模棱两可地说:“算是吧!”
小角身上伤痕累累,紫宴遍体鳞伤、昏迷不醒,对方得出这样的推测合情合理。
男人说:“他们不能这样进入阿尔帝国,必须登记为您的私人财产,才能进入阿尔帝国。”
辛洛爽快地答应:“好。”
反正小角什么都不懂,肯定不会反对;紫宴昏迷不醒,无权反对。
“名字?”
“小角。医疗舱里的叫邵逸心。”
男人把信息录入智脑后,下令:“做私人财产登记。”
两个士兵走到小角身边,拿出一个圆柱状的金属章,询问辛洛:“奴印盖在脸上还是脖子上?”
辛洛困惑地看领队男人。
男人解释:“作为私人财产,必须做标记。没有标记的异种,在奥米尼斯星上会被处死。”
辛洛选择,“脖子上。”
小角问:“什么是私人财产?”
辛洛示意士兵稍等一下,对小角解释:“私人财产就是只属于个人的所有物,他们要在你身上做一个表明你属于我的记号。”
“我愿意。”小角愉快地答应了。
他配合地半蹲下、弯着头,方便士兵做记号。
士兵抬起手,把金属章贴在小角的后脖颈上。
几道彩光闪过,等士兵移开金属章时,小角的后脖子上留下一个深入肌肤的红色图案,是一个古体的奴字,像是一个红色的纹身。
士兵打开医疗舱,给紫宴的脖子上也盖了个奴印。
领队的男人示意辛洛跟他走。
一行人通过接引舱门,登上阿尔帝国的军用巡逻舰。
辛洛打量四周,发现这艘军舰好像不是普通的军舰,装饰中有英仙皇室的金色盾牌徽章,更像是隶属于皇室的专用战舰。
领队的男人摘下头盔,竟然是一张很年轻英朗的面孔。
他对辛洛弯身行礼:“殿下,阿尔帝国皇室护卫军军长林坚为您效劳。”
周围的士兵听到他的话,纷纷摘下头盔,对辛洛弯身行礼。
辛洛看着周围一个个低头行礼的人,恍惚了一瞬,问:“你还没有检测我的基因,就确认我是真公主?”
“陛下让我们看过殿下的影像,冒充公主的人都把自己整容成假公主的样子。而且,冒充公主容易,冒充基因专家却不容易。”
难怪他刚才会把实验室仔细检查一遍,这位年轻的护卫军军长胆大心细,倒是个人才。
辛洛问:“林榭将军和你是什么关系?”
“我的父亲。”
辛洛的表情柔和了。没有想到林榭叔叔的儿子都已经是军长了,当年林榭叔叔结婚时,她和叶玠还是婚礼的花童,负责给新娘洒花瓣。
“殿下,请随我来。”
林坚带着辛洛走进一个宽敞的舱房,“我已经给陛下发送了消息,四个小时后,应该能赶回奥米尼斯。”
辛洛沉默地坐到安全椅上。
林坚恭敬地行了一礼后,离开屋子。
辛洛看着外面的璀璨星空,脑子里思绪纷杂,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么。
似乎想起了很多发生在奥米尼斯星上的事。
她幼时早慧,三岁就开始记事。
从有记忆开始,他们就是一家四口:爸爸、妈妈、哥哥、她。不过哥哥称呼爸爸叔叔、称呼妈妈婶婶。
爸爸是很典型的皇室公子哥,精通吃喝玩乐,讲究衣着饮食,喜欢音乐、绘画,嗜好收集古书、古画、古乐,是研究古地球文化的专家,在大学里开堂授课,据说是非常受欢迎的教授。
他举止优雅、言谈风趣,信手拈来都是好玩好笑的故事。不管多么艰涩的事情,他都能讲得妙趣横生。她和叶玠都最喜欢听爸爸讲故事。
爸爸对她十分纵容,对哥哥却要求严格。
她对哥哥炫耀地说因为爸爸更爱她,哥哥却说自己是储君,将来的皇帝,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妈妈沉默寡言,穿着打扮都很朴素,总是清清淡淡,似乎对任何事情都可有可无,和爸爸性格截然相反。
周围的人都不明白博学多才、风流倜傥的爸爸为什么会娶呆板木讷、寡淡无趣的妈妈,但爸爸对妈妈的恋慕显而易见,完全没有底限,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发自内心地觉得好。
不善于理财,那就不要理,反正他也不会。
不善于说话,那就不说,反正他会说。
不喜欢交际,那就不交际,反正朋友贵在精不在多。
不喜欢皇室宴会,那就不去,正好一家人在家里弹琴跳舞……
只有一件事,爸爸不赞同。
爸爸觉得妈妈对她的教导太严厉了。
两人为此关起门来长谈了一次,她不知道爸妈谈了什么,反正出来后,爸爸抱着她在花园里慢慢走了一圈,语重心长地说:“听你妈妈的话。”
她取笑爸爸:“你又怕老婆了!”
爸爸笑着说:“你要有个这么好的老婆,就明白你老爸的心情了。”
“我永远都不会明白,因为我的染色体是XX,不是XY。”
爸爸无语了一瞬,摸着她的头小声嘀咕:“不知道我三岁半的时候在干什么。”
……
七岁那年的一个夏日午后。
她趴在饭厅的大桌子前,按照妈妈的要求手绘等比例人体解剖图。妈妈在花园里监督叶玠锻炼体能。
突然,妈妈的个人终端响了,她激动地抬头看,大声问“是不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桐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华并收藏散落星河的记忆3·化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