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寻呆呆地看着屏幕上“叶玠宣战”的定格画面。
殷南昭最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那些还在其它星国生活的异种该怎么办?人类已经容不下他们,但他们的亲人、爱人,他们的根还在人类中。
就算他们肯放弃一切,迁往奥丁联邦,可路途漫漫、战火纷飞,他们能活着到达阿丽卡塔吗?
骆寻不明白。
辰砂、封林、紫宴,甚至左丘白、棕离、百里苍他们,都和她一模一样。
她的同事、她的学生、她的病人,也都和她一模一样。
他们开心时大笑,难过时哭泣;他们会为国家牺牲奉献,也会为私情痛苦悲伤。
他们像人类一样勇敢善良,也像人类一样自私狠毒。
他们明明和她一模一样,绝对不是不同的种群。
但是,辰砂的异变让人类和异种彻底撕裂,毫无疑问,人类和异种已经不能和平共存。
叶玠的目光犹如利剑,隔着遥远的星空,都狠狠刺痛了她。
他似乎在告诉她——
不要妄想,没有中间的路可以走。
要么人类死,要么异种死,是遵从自己的基因,还是顺从自己的情感,她必须选择。
叶玠似乎已经很笃定她最终的选择。
就算她有勇气背叛自己的基因,可如果人类和异种势不两立,一次又一次流血冲突,无数人死亡后,仇恨终将遮蔽双目,异种又真能容下她吗?
她的基因,是异种中“异种”。
殷南昭的基因,是连异种都绝对不会容忍的残次造假。
如果两个人放下一切,远走高飞,凭他们的本事,无论如何都能安度余生。
但是,殷南昭不可能放下异种,她也不可能放弃异变后的辰砂、封林托付给她的孩子、还有紫宴那些视她为友的人。
不需要一双预示未来的眼睛,骆寻都能清楚地看到,她和殷南昭面前是一条荆棘密布、利刃插满的道路。
嘀嘀。
个人终端突然响起,骆寻看了眼来讯显示,立即接通了视讯。
殷南昭出现在她面前。
其实不过两日没见,但也许因为发生的事情太多,骆寻竟有一种久别重逢的珍惜喜悦,近乎贪婪地端详着殷南昭。
他应该不想她担心,已经换掉作战服,洗去了一身的硝烟,穿着日常的军装,可因为长时间没有休息,眉梢眼角隐有一丝疲惫,手上还缠着白色的止血带。
殷南昭抱歉地说:“我要留在前线指挥战役,近期内没有办法回阿丽卡塔。”
他知道骆寻需要他,但辰砂突然异变,不分敌我地屠杀了上百人,不仅让所有人类震惊恐惧,也让异种惊恐不安。
现在内外交困,他必须守在前线,挡住叶玠来势汹汹的进攻,否则奥丁联邦随时会灭亡。
骆寻微笑着摇摇头,宽慰他:“不用担心我,家里有安达和狄川照应,研究院里有安娜照应,同事们都很友善,倒是你在前线,要多注意安全。”
殷南昭目光如水,静静地看着骆寻。
小寻有一颗七窍玲珑心,不可能看不清未来的局势,也不可能不知道怎么选择能趋利避害,但是,她没有丝毫犹豫、没有丝毫挣扎地选择了陪他一起走下去。
殷南昭沉默地伸出手。
骆寻看到他的目光,立即明白,她之前的所思所想,殷南昭虽然一字未问,却已经全部都明白了。
骆寻凝视着他,把手放到了他的掌心里。
明明只是虚拟的影像,两个人却都真切地感受到了对方。
殷南昭柔声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像我这样的人,能被你喜欢,非常幸运。”
骆寻鼓了鼓腮帮子,眼睛眯成了月牙,“千旭说过,殷南昭没有说过。”
殷南昭笑挑了挑眉,“因为殷南昭不认同千旭的看法。”
“啊?”骆寻的眼睛立即瞪得滴溜溜圆。
殷南昭上前一步,抱住了骆寻,在她耳畔郑重地说:“像我这样的人,能被你喜欢,非常幸福。谢谢!”
殷南昭敢无视法律、无视伦理,敢和整个宇宙对抗既定的命运,却不敢抓住那份幸运。幸好,给了他幸运的女人比他勇敢,不管他好、他坏,他善、他恶,他美、他丑,她都始终没有放手,把幸运变成了幸福。
骆寻鼻子发酸,心中又是苦涩、又是甜蜜,含着眼泪,笑抱住了殷南昭。
她的诞生始于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整个生命都是从她人的人生中偷来的,像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随时都有可能木枯水竭,是殷南昭让她的生命长出了根系、生出了源头。
有生之年,幸好相逢。
不管前方是荆棘、深渊,还是狭谷、火海,他们携手同行。
若不能白头偕老,那就生死与共。
  

章节目录

散落星河的记忆2·窃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桐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华并收藏散落星河的记忆2·窃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