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兰问:“我是谁?”
“你是我最爱的女人。”叶玠咧着嘴,笑得十分不羁。
“你是谁?”
“我自然是你最爱的男人了!”
洛兰倒是不见动怒,“看来从你嘴里问不出真话了。”
她猛地攻向叶玠,叶玠飞速后退,跳到一块耸起的岩石上。
洛兰冷嘲:“b级体能?”
叶玠笑得坦然自若,“撒谎的人又不是我一个,难道那只花蝴蝶和你的假老公是a级吗?”
洛兰懒得再和他废话,踢起地上的一块岩石砸向他的头,整个人躬起身子,像一只猎豹一般扑了过去。
叶玠边躲边说:“不错!真没想到你竟然能成为a级体能者!”
洛兰不吭声,只攻击,招招狠辣,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叶玠开始觉得不对劲,不可思议地问:“你想杀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洛兰一拳直击他面门,“我最后再问一遍,我是谁?你是谁?”
叶玠侧身躲开,抓住她的手腕,从背后反锁住她的脖子,在她耳边说:“我也再说一遍,你是我最爱的女人,我是你最爱的男人。”
洛兰怒极,一脚狠狠跺在叶玠脚上,一脚踩在面前的岩壁上,从叶玠的头顶凌空倒翻过,顺势狠狠一脚,踢到他后心上,将他踹出去。
叶玠回身,擦了下嘴角的血,拿出一管药剂,“你把这药给自己注射了,就什么都明白了。”
和之前一模一样的注射器,洛兰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注射给你自己吧!”
她一拳接一拳,接连不断地进攻。
叶玠火了,“你逼着我用强,是吧?”
他不再单纯地闪躲防守,开始回击。
两人拳来脚往,缠斗在一起。
不管是战斗经验,还是战斗技巧,明显都是叶玠更高,但他的目的不是杀死洛兰,而是想制服洛兰,把药剂注射到她体内。
洛兰却是不顾性命,一心只想杀了他。
一个束手束脚,一个拼尽全力,一时间竟然难分胜负。
当洛兰又一击杀招攻击过来时,叶玠为了自保不得不一拳击打在洛兰腹部,把洛兰击飞出去。
洛兰重重摔在地上,吐出一口血。
叶玠表现得像是他自己受了伤,气急败坏地问:“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非杀我不可?”
洛兰半跪在地上,撑起上半身,“我也想知道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步步紧逼?”
“就算我找了你三次麻烦,但我从来没有想杀你,也没有真伤害到你,咱们可没有生死之仇!”
“没有仇?你让我失去了至爱之人!”洛兰愤怒地吼。
如果可以,她宁可自己死,也不愿千旭为了保护她而异变,最后被诛杀。
叶玠愤怒地叫:“什么狗屁至爱之人!游戏到此结束!”他脸色铁青,飞扑过来。
洛兰飞快地后退,“是该结束了!”
两人一追一逃,突然,一声咆哮从天上传来。
洛兰早有准备,立即跃下岩石,把自己藏在岩石下,叶玠成了野兽的目标。
一只三米多长的岩风兽从高空俯冲而下,扑杀叶玠。
叶玠就地一个翻滚,躲开岩风兽的第一次攻击。
他翻身跃起时,双手从靴子侧面抽出两支又细又长的六棱形匕首。
当岩风兽再次发动攻击时,他迎着岩风兽直冲过去,身若游龙、回风舞雪,把两支匕首插到岩风兽的左翼上,又丝毫没有停滞地飞掠后退。
半空中,他双手握着已经失去匕身的匕首柄往靴子两侧一插,两枚又细又长的六棱形金属刺卡到匕首柄里。
他握着新的匕首,顺势而下,把两枚匕首插到岩风兽的左前腿里。
岩风兽愤怒地悲嚎,想合拢双翅绞杀他,他拔地而起,像一缕风一样从两个翅膀的间隙冲上去。岩风兽张开嘴想咬他,他不闪不避,迎着血盆大口飞掠而上,把两个匕首直接插到了岩风兽的嘴里。
岩风兽张着合不拢的嘴,凄厉的鸣叫。
叶玠已经翻身向前掠去,握着匕首柄的手再次在长靴两侧插了一下,左手的手柄消失不见,右手里又是一把新匕首。他头也没回地把匕首向后甩去,又长又细的金属刺正好刺入愤怒地扑向他的岩风兽的咽喉里。
他身形未停,足尖在一个耸立的岩笋上轻点一下,继续飞掠向前。
在他身后,岩风兽摇摇晃晃了一会儿,一声巨响,摔倒在地上。
叶玠落在洛兰藏身的巨岩上,对一直作壁上观的洛兰得意地眨眨眼睛,笑嘻嘻地说:“想靠一只野兽就杀了我?太天真了!”
叶玠伸出手,朝洛兰走来,“跟我走!我一定会解释清楚一切!”
洛兰惨笑着后退,现在她不得不相信叶玠和她不是陌生人了。
他们彼此一定认识,因为她为了体能晋级去捕杀岩风兽时,用的就是这样的匕首,连击杀岩风兽的方法都一模一样,只不过她笨拙艰涩,叶玠挥洒自如,轻轻松松就杀死了一只成年的岩风兽。
洛兰记得,当时千旭还说她肯定以前见过人用这种兵器和猛兽搏斗,才会潜意识选择了这种兵器。
叶玠想握她的手,“相信我!等你想起一切,至爱之人什么的都是一个笑话!”
洛兰躲开了他,“千旭绝不是笑话!”
叶玠恍然,鄙夷地说:“原来是那个总是缠着你的病秧子!这种废物你根本不可能看得上!”
大风忽起,岩林里响起呜呜咽咽的悲鸣声。
叶玠皱眉,戒备地看向四周。
洛兰说:“我再天真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散落星河的记忆1·迷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桐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桐华并收藏散落星河的记忆1·迷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