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能与你相见,
我宁愿永不醒来。
12月16号清晨。
美好时光小区,1028门。
陆尘埃扭动钥匙,轻轻推开了门。
房间里依旧如她第一次进来般整洁干净,全景的阳台可以清晰地望见香江,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江水如最华丽的绸缎。
清风吹动窗帘,这是冬日的艳阳天。
她环顾屋子,果绿色的复古沙发,沙发上和她等高的熊仔,阳台上白色的铁艺吊篮藤椅。
厨房,是她最喜欢的香槟色。卧室,是她最喜欢的天蓝色,配上纯白色的大衣柜,整个房间干净明亮,和她曾经梦想过的一模一样。
以前她来,都是匆匆而过,因为她以为自己以后有的是时间在这个房子里住。
但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美好时光,始终与她无缘。
她走到衣柜边,打量着透明美丽的马赛克衣柜门,轻轻地推开了它。
然后在那瞬间,她惊呆了。
她捂着嘴巴望着衣柜里五颜六色的缤纷裙子,还有最上层摆放着的那三个漂亮的水晶球,眼泪如决堤洪水,滚滚而下。
她拿起水晶球旁边的信,上面是魏星沉龙飞凤舞的字迹,他说,尘埃,生日快乐,我还记得,你每年的水晶球礼物。
她摸着那几个透明的水晶球,每个里面都是施华洛世奇水晶铸造的小熊、小兔、小猫。
她很喜欢水晶球,魏星沉那时常常嘲笑她喜欢小孩子的东西。
她却大言不惭地说,等以后你有了钱,单独为我定做水晶球,每个里面都要用水晶雕刻我喜欢的动物,给我凑齐十二个,我要重新定义十二生肖。
那时她看中了一条昂贵的裙子,几千块对魏星沉来说,虽然不算大数目,但她不要。
她说,等你以后有了钱,赤橙黄绿青蓝紫,样样给我来一条。现在就算了,我们学生不要这么奢侈。
陆尘埃从来没有想到,魏星沉记得她说的每一句话。
可是为什么就是这样一个人,却次次放弃她。
两个人再怎么相爱,也抵不过放弃的伤害啊。
她用手背擦着脸边的泪,摸了摸每一个水晶球,最后将它们放回了原处。
然后匆匆从卧室仓促而逃,她怕她在这里多站一秒,便舍不得离开。
她将钥匙放在洁白的餐桌上,啪的一声扣上了门。
坐上出租车时,她打开手机,犹豫半晌,还是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再见,魏星沉。再见,美好时光。
永城的机场。
小五站在莫天赐身边,看着不远处的陆尘埃。
离起飞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她看了看手表,最后走到自动贩卖机旁打了杯热咖啡。
她的情绪有些低落,打咖啡时甚至烫到了手。她缓慢地走回座位,双手捧着咖啡一口一口地喝着,不知道为什么,小五总觉得她捧着的不像是咖啡。
像是破灭的希望。嗯,就是这样,整个人因为没有希望,颓废异常。
他不解地问莫天赐,老大,你不是很爱她吗,你怎么不拦住她?
莫天赐看着神色不安的陆尘埃,几经踌躇,终于按捺住了自己现身。
他明白,她现在的难过和绝望全都来源于一个人,而那个人,不是他。
所以不管他给她多少安慰,甚至将天上的星星摘下来献给她,亦无法使她多看一眼。
而且他出现,对她来说,恐怕是莫大的惊吓。
骆翘说,你不了解陆尘埃,陆尘埃的爱很容易得到,也很难。你要是想让她爱你,要先放她自由,再谈其他。
是啊,如非她和别的女孩不一样,他又为何对她念念不忘这么多年。
小五望着出神的莫天赐喊,老大,老大,我去拦她吧?
小五可知道陆尘埃对莫天赐的重要,陆尘埃当众吐他一脸的酒,他却依旧是笑意闪闪,像个傻子。
她和魏星沉离开永城上高速,他整整一晚上没合眼。
她被人整上头条,他还在拘留,却顾不得自己的事,保释出来搜查一切艾而蓝的证据,为她平反。
还有现在,他明明心在泣血,却依旧只是躲在暗处看着她。
还没一个女人敢这样摆脸色给莫天赐,气得他都恨不得直接把她扛回老大家!
但这时莫天赐却瞪了他,说,不准。让她走。
然后看着她瘦弱美丽的背影说,陆尘埃,我们,来日方长。
小五简直要怀疑自己跟的老大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什么鬼来日方长。
他只相信眼前拥有。
可没办法,看着她喝咖啡,看着她用咖啡杯挡着脸哭泣,看着她擦干眼泪进安检。
最后莫天赐还是拎着他,大步走出了机场。
飞机远离地平面时。
陆尘埃望着远方天空粲然的阳光,忽然很想在这暖光里睡一觉。
于是她沉沉地靠在椅背上睡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梦里有什么伤心事,她的眼角竟然缓缓掉下了眼泪。
永城芙蓉南路。
一起车祸正在处理,一辆大货车撞了一辆迈巴赫。
迈巴赫车主是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碎裂的车窗边,他头破血流地瘫倒在椅子上。
他紧紧地蹙着眉,嘴里喃喃地念着什么话,现场的警察凑近听,听到他说什么,尘埃……别走……别走……
有人认出这是星际国际的老板,不由得议论纷纷。
他车头正对着通往“美好时光”的平安西路,是什么让他这么急匆匆地赶到“美好时光”,不惜闯红灯,才撞上躲闪不及的大货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长痛长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屋只为原作者夏七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七夕并收藏长痛长爱最新章节